长篇奇幻小说《暮野歌》寻求好出版社

  &nbsp  &nbsp联系方式:河南省许昌市126厂

作品名称:《暮野歌》
作者:白东旭

我于2005年在榕树下出版长篇奇幻《星战》,作为我的处女作。2006年通过更深一步的学习完成了中式奇幻《暮野歌》,描绘了我所架空的世界观和人生旅程
简介:

    宣崇帝于茫地荒原建宣朝,盛极一时,历经百年,宣鱼帝即位,各属国暴起,黃沙一战爆发,宣朝灭,精锐军天武军分裂,十国鼎立之势形成。
    烟朝左军侯燕楚寒率兵攻属国央,连破两关,攻入都城,却莫名在月光中全军消逝。央起,率兵攻九国,攻至烟,武岳一战爆发,烟帝取一婴孩于星海,交与国师木隐,令其逃走。邃烟灭,央国统一茫地。
    十六年后,少年刹那与翼萱出天重山寻天师木隐,正值妖兽大灾之年,精锐军风云旅出征讨伐。二人见邪香武士真之戒,同行。期间至襄景堂,刹那知晓其身世。风云旅凯旋,刹那于潇湘谷里遇迟若,参与剑会,夺魁,进殿,屡立功,官至晋越侯。
    刹那得知师父被央帝杀害,誓灭大央,以叛敌之罪诛双侯,夺取风云旅兵权,南下征战上云部,继而灭南彊九部。真之戒与刹那于南彊誓死一战,翼萱亦远离,飞至息地。刹那挥兵北上,攻破央都,建大寅朝。
刹那称王之后,发现迟若身份,亦知晓整个阴谋,但此时,息国女帝已出兵攻寅,百万之师挥旗而来……

作品节选:
首篇•烈名•血沙
昏黑色。
我静静执着长枪,大片大片的黄沙如同远古传承下来的不死的灵魂,不甘于底下的黑暗静寂,生生露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庞,化为扬花,飞散,无踪。
幽离的战歌,从远方的城邦缥缈而至,透着层层的呐喊与绝望,蔓延到这方军阵,却被向天的锋芒阻了回去。
于是笙旗高高悬起,透着迷蒙的染血的杀,飘扬。红旗生辉,有人高呼“攻!”
我还是跨在战马上,隐隐感到这匹烈骏不羁的灵魂正吐着沉重的粗气,黄沙很快蔓延,荒原百里。
高大的城石轰地坠下,巨大的声音充斥整个旷野。武岳城逐渐显得孤单,模糊起来,残雁掠过去,八面的伏兵幽幽地发出一声低吼。
终是要战的。
我抬起头,黑月武盔发出一声低低的响声。还是一望无际的沙原,横尸,断剑,静静覆在破败的石城之边,黑色的灵魂吟唱着悲凉的哀歌。
沁原城,已是一个杀戮的舞台。
昊日金刀别在腰中。我忽的迷惘。
战争,正义之战,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我们,又是什么。
我,烈名,大宣朝的墨血王,是佩着代表正义的昊日战刀的男人,是能够拿起这杆圣枪生生牙的武者。
可是在高天之上的神祇的手中,我又是什么?
千年不变的杀戮,由这些染血的铁一代代传承着,少年们永远记得,记得权力,记得厮杀,记得仇恨。
但这些,只是苍茫宇宙中可笑的笑话。
我抬头。无限苍茫。
布满阴霾的天空,始终是透着一丝讽笑。
神,在笑呢。
长枪垂下,我合上双眸。还是风,还是杀。
我想天上是有神的。他们很强,他们有比天宣武军还要强大的神兵神将。
但他们从来都不告诉我们,他们存在,他们是茫地的主宰。
他们只是放纵我们,妄想成为所谓王者而屠灭一张张哭泣的面庞,然后魔鬼般的笑。
我们谁也逃不掉。
是宿命——

联系方式:
E-MAIL:baidongxu@china.com
QQ:276050041
电话:13733631408

谢绝自费 谢谢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276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06年8月4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06年8月6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