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深夜痛哭过的编辑,不足以谈出版!

编者按:一位资深编辑告诉商务君“没有深夜痛哭过的编辑,不足以谈出版!”真的只有“深夜痛哭过”的才能称之为编辑?做编辑会如此心酸吗?一起来看。

——X老师您好,我这里有一本书马上要下厂印刷了,发现作者的书名之前改过一次,我忘记了,能不能改一下CIP数据啊?

——这个啊!你先到财务交500块钱的罚款,然后拿着收据到我这办一下修改手续!

——可是X老师,改CIP数据是不需要交钱的啊???

——嗯,是不要交钱,但是因为如果不罚钱,你们编辑就不重视这个,那都改来改去这工作就没法做了!

可是,亲,作者想改书名我怎么能不让他改呢?再说他改的时候我正在出差,等我回来到现在出书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真的忘记了这回事,谁没事也不会给改来改去的啊,这不是给自己找事么?

but!这理儿在这是说不通的,总编室不见收据不撒鹰儿,我这一下子就没了5个毛爷爷,而据商务君的调查,我一个月也就收获不到数十个毛爷爷而已,这一下子就去了这么多,心都碎了,还不能找作者要去,作者没错啊,不是临时起意要改的,是我是我,就是我的错。除了找个地儿哭会,没有别的办法,书还得继续出,书名必须改过来。

苏格兰作家托马斯·卡莱尔曾经说过:未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托柴静的福改成了“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使这句话广为流传,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没有深夜痛哭过的编辑,不足以谈出版。

何出此言?

首当其冲哭的理由是薪资微薄了。曾经有一次一个大专毕业的小伙子打电话给我,说表姨,我要跳槽。我说为什么啊?你这个工作也干得没多久啊,好好的干嘛跳槽,手机软件开发现在挺好的,你好好学两年再说啊!他说,我不想干了,这家公司给的太低,不到一万块,我们同事跳走了涨到1万5了呢!我拿着手机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我看不到自己的脸色,应该是非常尴尬吧!毕业十几年的老硕士,到现在也没有1万块的薪水啊!我如何给他以人生道路的指点?关于出版行业的收入可以参考http://www.cptoday.cn/ssm/news/detail/25

其次呢?其实排在其次的理由有很多了,譬如一开始就说到的罚款,譬如被作者虐的体无完肤,譬如图书制作过程中层出不穷、防不胜防的各种奇葩错讹,都觉得可以排在第二。

图书出版过程也是图书的生产过程,所以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产业工人。当然产业工人也没什么不好,有事做,有饭吃,就是幸福的人生嘛!不过既然是生产,就免不了会有生产事故,比如CIP数据错了,这就是事故,是要罚款的。

除此之外,编辑过程中的编校错误也是和经济挂钩的。新闻出版署有专门的图书质量管理规定(图书编校质量差错率计算方法),将图书质量分为内容、编校、设计、印刷四项,每一项都有合格和不合格两种,只要其中一项不合格图书就被视为不合格,质检不合格的图书相应的责任编辑需要承担责任,轻则罚款,重则取消责任编辑的资格。每年到了年底图书质量抽检的时候,我都会寝食难安,毕竟编辑校对都是人工过程,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会没有错呢?一般年底的抽检都是按比例抽检,编辑个人当年出的书越多被检查的本数就越多,那被查出不合格的概率就越大,这就是做得越多可能错的越多的最佳注脚了。

虽然说编辑工作其实技术含量并不高,如果不是专业技术书籍,一般懂得文通字顺、有些责任心也就会做了,但是编辑却是一本书从作者走向读者的桥梁,与作者打交道也是编辑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

我非常羡慕有些大众书、畅销书的编辑,他们经常与作者都是在咖啡厅谈工作,尤其是知名的畅销书作家签售会的时候真的很风光,我们没有。技术专业书籍的编辑不外乎是被作者虐和被读者虐两种选择。

被作者虐又分两种:一种是被太有责任心的作者虐,一种是被太没责任心的作者虐。

对于我个人而言,被第一种作者虐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结尾一般都还是美好的。我曾经在半夜将近两点和作者逐字逐句对稿件,作者质疑出版规范、排版字体、插图标准,为了达到他的标准,稿件来回改了不下十遍,我几乎是求着排版人员配合作者的要求,尽量在满足出版规范的情况下来回改。最后这本书出来了,我累的都不想再看样书,但是我对这本书的质量非常放心,就算还有错,那一定是很小的错了,我喜欢这种作者。作者虐我千百遍,我待作者如初恋!

还有一种作者,就是把稿子交来之后就千呼万唤不出来了,不管你有什么事情找他解决都很忙,你要他再仔细对一遍稿子也能交回来非常干净的作者样,在下印厂之前他都非常信任编辑,授权编辑做任何需要的修改。But,稿子已经走完所有流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把编辑看出来的错误改得差不多了,作者说:哦,不,我还要再看看!于是很有可能这之前的很多工作都白做了。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最后一步作者也不管,印刷了,发现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这种虐才是最糟心的,真是没有累死的编辑,只有被虐死的编辑。

除了作者的各种虐,编辑校对过程的各种奇葩错误也不停地刷新编辑的三观,真真就是只有想不到的错,没有发生不了的错。

曾经我做过一本稿子,前期稿件质量高、作者特别配合,非常顺利地终于要印刷了,到了看蓝样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个流程图中的分数缺了分数线,这是在此之前任何校次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误,非常小的分数线如果不是很细致地核对,一定就漏过去了,当时我真的汗流浃背,作者是非常知名的科学家,如果书里出现这种错误,我可如何去见他?我有一个同事,负责地质方面的图书,大家都知道,地质图层是非常复杂的,我这个同事非常认真,一直到下厂印刷,都一丝不苟地核对检查,可是拿到样书的时候恨不得下巴掉到地上。有一个图中所有的地名都变成了乱码,书已经印出来了,怎么办?这种错误真是不能怪编辑,前面任何流程都没发生过,怎么印刷出现这种问题?最后还是领导想办法,设计了一套贴纸,把这张图地名全部贴一遍。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出版过程中任何一个流程、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发生想都想不到的事情,都足以令编辑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新编辑遇到这些问题有可能宿不成眠、食不下咽,无论是罚款、被虐还是出错,都想痛哭一场,老编辑则非常淡定地安慰:出版就是个有遗憾的工程,没事,下回这种错你就不会犯了。至尊宝说:吐着吐着,你就习惯了。做编辑也是,哭着哭着,你就不哭了。

确实,只有经过了无数次深夜痛哭的编辑,才能真正坚持下去,做好出版。

(本文编辑:余若歆)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20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5年10月17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15年10月20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