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牛津的出版新风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0月访英,在这期间他的一举一动,皆成为英国各大媒体新闻的头条。习近平主席在皇家骑兵的陪同下,与英国女王共同乘坐英国皇家马车,在白金汉宫的国宴上与英国女王、英国政界要员和商界领袖们共进午餐。他还到访参观了英国经济规划发展中心之一——曼彻斯特城,作为曼联俱乐部支持者的他还出现在了曼城足球俱乐部,之后更是被媒体拍摄到习近平主席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卡梅伦乡间别墅边的一家酒吧喝啤酒、吃炸鱼和薯条。

这些精彩的瞬间都被英国媒体和英国公众及时记录下来,而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则是建立中英双方的一系列经济合作关系,如中国对英国核电产业的投资。合作还广泛地延伸到文化创意产业,包括中英双方在电影电视领域的联合发展构想。英国政府和公众由衷地希望这些合作能够为英国的经济文化建设提供帮助。更有人大胆预测,中英双方将会在语言文化领域建立更加密切的双向合作关系。

英国孔子学院首次涵盖出版课程

习近平主席在伦敦出席了全英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年会开幕式并致辞,致辞中强调他非常重视中国软实力的建设和推广,致力于扩大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这是习近平主席首次到访海外孔子学院,虽然英国人口尚不及全世界人口总数的1%,但在英国共有29家孔子学院,占全球495家总数的近6%。

英国最新的一家孔子学院于10月24日在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正式开设,这所孔子学院的设立非同一般,在很多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首先,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孔子学院包含了出版专业的课程,这在英国乃至全球都属首次;第二,过去英国的孔子学院都是与中方的教育机构合作,而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孔子学院是与中国的一家出版企业——世界著名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简称“外研社”)合作建立,这背后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

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是英国第一家将出版纳入到高等教育课程当中的大学 。21年前,我在这所学校建立了牛津国际出版研究中心,该中心已发展成为欧洲最大的出版教育培训服务机构,也是全球最大的该类机构之一,开设了有关出版各个方面的本科、硕士和博士课程。特别是其硕士课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其中有许多来自中国。我们的机构与中国一些同样开设出版课程的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例如北京大学;同样也和很多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在众多曾有过合作的中国相关机构中,合作关系建立最长久的要数外研社。约在20年前,牛津布鲁克斯的出版课程讲师曾到北京访问,见到了随后出任外研社社长的李朋义先生。此后,许多外研社的工作人员纷纷开始在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攻读硕士课程,而一些牛津的工作人员也陆续前往北京,参观、考察外研社,为一些培训项目作出了贡献。

大约在3年前,我曾与外研社的负责人有过一次关于孔子学院理念等问题的对话,并将中方的观点传达给了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团队。双方在那时共同达成了一些有关孔子学院和出版人才培养的想法,并希望能在适当的时候向中国汉办(孔子学院的主管机构)提出。今年9月,双方共同签署了一份关于设立英国孔子学院的协定,接着,牛津布鲁克斯的孔子学院在10月24日正式设立了。这所特别的孔子学院的设立,得到了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校长、副校长和外研社社长以及中国驻英大使馆代表的大力支持。

牛津.jpg

外研社国际化战略广受赞誉

为了对孔子学院的设立表示祝贺和纪念,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还在其标志性建筑内举办了一场题为“来自东方的智慧”的书法展。参加展览的书法作品是由北京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的老师和学生共同创作的,而展出作品的内容则全部来自于“中华思想文化术语”项目,充分展示了该项目的精髓所在。“中华思想文化术语”项目是由中国教育部、中国部分知名高校及研究机构、部分出版机构与外研社共同开展的学术科研项目。2015年,外研社已经出版了该项目的双语版,本次展览也因这一项目而增色不少。

几乎同一时间,外研社及其伦敦分公司发布了其在英国出版的第一部图书《中国园林》。这是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孔子学院参与策划的的第一本中国主题出版物,该书作者是中国已故古典建筑、园林艺术家陈从周先生。这是外研社在英国开展出版业务的重要一步,也希望借此机会,通过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将中华文明的辉煌成果更加完整地展现给西方国家。

在各方看来,这一所孔子学院的设立是备受瞩目而又前景无限的,未来将会开设覆盖各个水平层次的汉语学习课程,同时也会通过出版训练、教育和研究、文化活动和展览、重要研讨会议等方式协同促进学习。尽管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和外研社已建立了密切稳定的合作关系,但他们也计划未来将会把其他的教育和出版机构纳入到合作中来。

习主席访英与出版新风向

当前,出版业随时都可能面临巨大的变革。数字技术正日益主导着媒体融合发展的大潮,促使内容或知识产权内容以前所未有的丰富形式直达用户和读者,并能够产生更多的创意和互动关系,能在内容创造者和与内容消费者之间生产个性化的东西,能够了解读者最终想要获得什么以及希望用什么方式获得内容。有人担心这将彻底颠覆英国和中国存在了千百年的传统出版形态,然而有证据表明这种由图书数字化所造成的威胁远不会到来,传统图书将继续繁荣发展下去。近期来自全球的研究表明,儿童文学在蓬勃发展,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即使是那些崇尚高新技术的,有着极其敏锐头脑的年轻人们,也都仍然欣赏纸质图书。

在习近平主席访英期间,正值伦敦举行中国图书节,这一节日由著名的哈查兹书店(英国最古老的书店之一,建于1797年,是英国女王的官方图书提供商)等20余家大中型主流书店参与举办,是为了庆祝和展销那些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中国优质图书。

 这对于中国出版业“走出去”而言,具有重要意义。目前中国仍是一个版权引进大国,输出图书种类相对较少,与英国的图书贸易结构十分不平衡。但近一段时间中国出版业在输出图书方面做了积极的调整,与此同时,中国图书和中国出版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重要性也越来越显著。最有力的证明就是,近期中国成为了国际出版商协会的正式成员。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没有获得加入国际出版商协会的机会,主要理由是官方认为,中国的图书出版过多地受到限制和政府干预。但国际出版商协会在近期的法兰克福书展上提出,抛开这些出版业本身的是非功过,继续将出版业排名全球第二的国家排除在国际出版的共同体之外,是违背出版业可持续发展理念的。

此外,另一个中国出版业日益全球化的有力证明是:中国首次作为主宾国参加了2015年美国书展。几乎同时,世界出版人士都看到了两个中国大型出版集团——凤凰传媒集团和中南传媒集团,在国际市场上重新获得了认可,在全球出版商排行中分列第6位和第7位;同时中国出版集团和中国教育出版集团也进入了全球出版企业前20强。但另一方面,这几家来自中国的出版集团与真正的国际出版巨头培生、汤森路透、励德爱思唯尔和企鹅兰登书屋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许原因就在于中国出版社始终在出版业务中带有绝对的中国视角,尽管凤凰传媒已在美国投资了少儿出版领域。

然而,如前所言,出版领域内的一切随时都处在变化当中。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孔子学院的出现是低调而又令人兴奋的,以此为开端,或许将会拓展出更为宏伟的蓝图。        

(赵冰 编译)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27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