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质量的底线和高线

编者按:2016年1月9日,“2015年全国优秀审读报告评选活动”颁奖仪式暨“规范撰写审读报告,提高图书编辑质量”研讨会在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召开。中华书局编辑出版的《龙泉司法档案选编·第二辑》(全四十四册)获得了本次评选的一等奖。研讨会上,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就中华书局在保障图书质量方面的经验进行了分享交流。

什么是图书质量?在中华书局内部,我们反复跟编辑强调这个问题。书局把质量分成三个方面:第一是内容质量,第二是编校质量,第三是装帧设计制作的质量。

编辑需要真正下功夫的首先是内容质量。编校质量做的再好,内容本身做的水平不高,也没有用。一部书要真正长久流传,主要是要在内容上有过人之处。比如说我们做古籍的,选题的水平,整理的水平,整理方式的规范,功夫是否下得足够等都是内容质量的部分。如果就一本书而言,内容质量应该占到整体书的80%到90%,这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求。

第二,我们认为编校质量是一个否定性质量,如果一个书本身是高水平的,但编校质量不好的话,万分之一的差错就足以让这本书费掉。在中华书局,首先,我们要求编辑必须保持全流程的管理,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如果出问题,板子会首先打在责任编辑的头上。其次,关于如何保证质量,我们一直提倡:对于出版社整体而言,如果图书质量有底线和高线的话,底线的保障靠的是非常完善的制度;质量的高线就要靠编辑的水平。

另外,中华书局对编辑工作的执行有一个基本要求,当责任编辑拿到书稿时,必须对书稿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写出初审意见,这个书用不用、怎么用,需要编辑快速判断,这就要求责任编辑对书稿包括前言后记在内的整个背景材料有基本的了解,同时要抽验抽读其中的一部分;接下来,要决定是否接受出版,或者退改,退改就是书稿内容质量很高,出版社愿意接受,但是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退改,重新进行调整,这是比较常见的情况。退改要写出详细的意见,这是非常需要功力的。

等书稿真正进入中华书局,签约后正式进行编辑加工,这时的目标是能够发稿在中华书局,我们不允许编辑不断地、随时修改书稿。我们对编辑的要求是,发稿时要做到“齐清定”。把工作都积压在最后,不如在发稿之初就把工作做干净,后续的所有问题都是小修小改。发稿的时候,我们要求编辑一定要拿出一个完整的编辑加工审稿意见,以供发稿的时候二审三审,提出的各种问题,是举例性的,要讲清楚。

我认为,好的审读报告不需要写的太长,解决关键问题最重要。《龙泉司法档案选编·第二辑》的审读报告比较长是有特殊性的,原始文稿档案虽然保存完整,但是要正式出版,还需要进行整理,而这其实是一个创新的工作,这部书的审读报告撰写实际上是一个学术研究和创新的过程。档案整理出来之后,这些方法现在法律界已经成为整理早期司法档案的通力了。诸如此类审稿意见,已然具有比较高的学术含量水平。

我很赞成把撰写合格的审读报告作为提高编辑质量的一个抓手。编辑这个工作,说起来很简单,有些编辑拿到书稿改改错别字和格式直接出版了,但是我认为,真正要做精品,一定对图书的原始稿件有非常强烈的品质提升意识。在书局内部,我经常说一句话,“洪洞县里无好人”,不管你是学术大师还是一般作者,书稿交到我们这里,编辑不能对他们抱着敬仰的、不敢下手的态度,他的书稿一定有毛病和问题。不是说作者水平低,而是编辑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要把内容变成可供读者来阅读的书。编辑所做的修改一定是把握作者要求,符合整个出版的要求的,是为了最终呈现一本好书。当然这个理念,很多重要的作者都能够认可。中华书局有很多老作者,如启功先生,都对我们的编辑非常的认可,他们会提出把书交给某个编辑出完全放心。这才是编辑真正能够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真正能把书稿提高一个档次,做成精品。而在这中间,编辑要把整个思考、编辑的工作,提升质量的过程写下来,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审读报告。

当然,编辑最终是要完成一部书。我并不赞成把审读报告提到特别高的高度,因为书不一样,审读报告的情况也不一样。最终要看编辑所做的那本书本身是不是真正的达到质量要求。

龙泉寺司法档案选编2.jpg

(本文根据公开演讲整理,内容未经本人确认)

(本文编辑:赵冰)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35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1月20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16年1月28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