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IP,从二次元到三次元的狂欢

漫画的世界是二次元,现实的世界是三次元,漫画IP成为连接二次元与三次元的重要手段。互联网的发展,为停滞许久的国产漫画打开了一扇大门,也开启了从二次元到三次元世界的狂欢。国漫发展,进一步带动了其IP产业的繁荣。然而目前国漫过度依赖游戏授权的情况使得整个行业发展出现失衡。对于处于产业链一环的出版机构来说,在这场漫画IP狂欢中,如何找准位置,获得更多收益,是当务之急。

发展缓慢?版权意识与步伐均没跟上

1979年,手举卡西欧计算器的阿童木亮相中央电视台,卡西欧这个品牌因此家喻户晓,中国人也第一次意识到漫画形象背后所蕴藏的巨大商机。一个漫画可以改编成动画片、电影,成为玩具,其漫画主角甚至可以作为一个品牌的形象代言人,走向全球。事实上,围绕阿童木在日本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从动漫授权、电影制作到周边售卖、品牌代言,二次元的人物在三次元的世界里“混”得风声水起,也使得处在整个产业链条上的公司赚得体满钵满。

除阿童木外,无数的二次元人物经过商业化的包装,成为“金矿”,盘活了不少行业。如诞生于1986年的《七龙珠》,其IP价值还在不断地被挖掘,相关动漫、游戏、衍生品也在持续推出。再比如美国的“超人”,诞生于二战时期,至今还活跃在荧屏上。漫画不仅成为了日本、美国文化的一部分,也成为整个产业链条中重要的一环。

七龙珠_副本.jpg

诞生于80年代的《七龙珠》漫画,其IP价值至今还在不断被挖掘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在国内出现,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漫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甚至处于停滞的状态。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末期涌现出了不少颇具创意的作品,但这些作品大多昙花一现,未成气候,后续IP开发更是无从谈起。

究其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版权保护不足,盗版现象横行。漫画盗版成本低,收益高。使得市场上充斥着粗制滥造的盗版漫画以及其衍生品,给刚刚起步尚未形成自身风格的中国漫画迎头一击,与之对应的商业构想也被扼杀在摇篮里。二是社会对于漫画形式的不认同。对于很多中国家长来说,漫画这种“不务正业”的读物除了会影响孩子学习,别无用处。而电视台支持力度有限,动漫创作者稿费微薄,原创动漫杂志社的纷纷倒闭,使得国漫的发展难上加难。

相比于大陆地区,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漫画作品则逐步找到了自身定位,形成了独特的风格,获得了读者好评,如马荣成的《风云》,几米的《向左右向右走》、朱德庸的《双响炮》等。但同日本、美国的多元漫画开发形式相比,这些作品的IP开发大多都止步于影视作品,其IP潜力并没有得到进一步挖掘。

在这种形势下,国内的动漫发展进入了一个怪圈。在国外,许多电视动画都是根据成熟漫画作品改编。而在国内,则是电视动画的热播,带动相关漫画图书改编、销售。这对于国漫的发展,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IP漫画逆袭?游戏授权成主要方式

近几年互联网的发展为行业发展带来了深刻变革,也冲破了国产漫画的发展僵局。资本的涌入与富有活力的运营方式,激活了漫画产业,进一步带动了相关IP产业的发展。这其中涌现出了不少具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与平台,如有妖气、腾讯动漫、大角虫、爱漫画等。

有妖气平台成立于2009年,其充分借助互联网的平台模式,培育了不少有实力的原创动漫作品,像2010年6月开始在有妖气上连载的《十万个冷笑话》创下了国产原创漫画点击超过20亿次的纪录。其改编的电影,也取得过亿的票房成绩。正如有妖气CEO周靖淇所说:“在国漫最黑暗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尝试用互联网改变。”

1389089607_副本.jpg

“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的成功,表明中国漫画在IP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

在腾讯动漫的网络平台上,也是一片繁荣景象。作品总量超过2万,投稿作者总数超过5万,认证作者超9000人,签约作者超500人,签约作品超6000部,有超过40部作品点击率过亿,超过200部作品点击率过千万。

动漫平台逐渐成熟,为原创产品创造了土壤。许多优质的漫画作品也在短时间内积累了较高的人气,使其具备了IP开发的潜质。而漫画的IP开发形式也变得更加多样,如动画改编,游戏授权、网剧的授权等。但由于目前用户忠诚度与作品本身问题,相关衍生品推进并不顺畅。其动画作品,也无法进入主流电视台播放。所以游戏授权变成当前漫画IP主要开发形式。

以《尸兄》这部腾讯动漫的代表性IP为例,其漫画点击量超55亿次,动画播放量超20亿次,在2014年以国产动漫IP手游改编最高授权金进行了授权。而刚刚完成千万融资,以漫画创作为核心的内容平台三福互娱,也有多个根据漫画改编的游戏进入付费榜前列。

除了漫画紧凑的节奏以及线性剧情适合改编游戏外,游戏快速的变现能力,也被很多公司所看好。上海童石CEO王石表示对此表示认可:“童石拥有大量的优质IP,未来将会通过打造高品质的动漫IP手游来变现。”

然而在各类漫画IP刷新一个个游戏授权价格的同时,隐患也随之出现。很多漫画作品的深度与广度不够,过早的开发使得漫画IP成为文化快餐范畴,剧情程式化、人物脸谱化、体验碎片化,同美式文化特别是好莱坞IP能够承载时代特征、文化价值认同乃至哲学命题的水准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李剑平院长表示:“中国的动漫产业还在一个成长期,不能急功近利,要创造出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强势IP,只有IP足够强势,才能支撑孵化。而在商业化运营上,我们可以借鉴美国好莱坞电影产业和日本动漫产业的经验,即在动漫影视剧制作之初就打通上下游产业链,让品牌授权和衍生品开发同步,如此才能发挥出动漫IP最大的商业价值。”

术业有专攻?出版社可以得到更多

然而作为漫画产业中的重要一员,出版社并没有在这场漫画IP盛宴中分到太多的利益。比如说2015年火爆大荧幕的《滚蛋吧!肿瘤君》,其出版方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只是配合电影宣传推出了电影纪念款图书,图书销量虽然有一定的提升,但是在整个产业链条上还是处于下游水平。

这并不是孤立事件,比如曾经出版过几米漫画的海豚出版社和现代出版社,其在出版上所获得的利润远远不及相关行业在电影和衍生品授权所得到的收益。“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整个IP链条就是每一个单位都要各司其职。出版单位没有必要去攀比。”现代出版社相关负责人李佳这样表示道。然而这种表达所透露出来的其实是一种无奈,比如北理工出版社的相关负责人就曾表示,在这场漫画IP盛宴里面,出版社能跟着一起玩,就已经很不错了。不敢去奢求太多的东西。

“不奢求”背后的原因,是出版机构在资源整合能力上的欠缺。漫画IP开发需要大量的资金与专业的运作手段作为支撑,而资金与IP专业能力恰好是出版机构的短板所在。这种收益失衡的情况不仅仅是在中国,在日本也是如此,集英社、小学馆等几个日本重要的出版社生产IP的能力很强,但是由于以上能力的短板,致使相当大一部分利益要么外漏到盗版体系,要么根本就没有在票房、衍生品销售等方面有足够体现。

与此相对的则是美国漫威在IP市场全方位进军,除了出版、投资电影,漫威还针对视频游戏、服装、派对用品、食物等众多周边产品进行了一系列授权交易。玩具和消费品销售属于漫威最大的收入来源。为进一步扩大销量,尽管合作片商明显不愿意,漫威还是完全收回了角色的商品化权。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消费品授权都是一项利润极高的生意。

当然这一切的核心是漫威对自身资源的强大的掌控力,以及资本运作。不要说出版机构,即使是大型的出版集团也难以与之比拟。“现在漫画家对于出版社的授权大多只仅限于图书这一块,而出版社并没有合适的资源与平台去发掘和培育优质的漫画家,所签约的作家都是有一定的名气,所以所取得的授权也只可能在作品这一块。”

因此出版社想要获得更多的漫画资源,只能自建漫画平台,发掘作者,获得全授权。不过这条看似很美好的路径,对于出版社来说却很不现实。“且不说出版社是否有这样的人力与资源,就是有,能否运营起来,也是难题。”意林小小姐品牌营销人员赵琦表示道。作为一个依靠杂志反哺出版的图书品牌,小小姐虽然取得了旗下漫画作者的全授权,但是IP之路并不畅通。“能将IP玩转的,需要互联网思维,传统出版企业在这一块还是有些僵化。”

漫画西游_副本.jpg

肯德基举办的《漫画西游》故事会,今年年初肯德基与浙江少儿出版社的合作为给很多出版社以启示。

“我觉得还是在主业上下功夫,毕竟这是出版社的强项。”李佳表示道。年初肯德基与浙江少儿社的合作就给出版业以很多启示,毕竟优质的出版产品是其他行业所提供不了的。“这次合作给我们很多启发,这证明出版社还是可以在自身主业基础上获得更多收益,就看如何打开思路。比如说出版社可以从专业的角度,来设立漫画奖项,对大众进行普及,这在未来都是可以实现的。”李佳如是说。“现在漫画IP市场蛋糕瓜分刚刚开始,出版社已经成为其中一环,分得了一杯羹。但如何得到更多,则需要后续考虑了。”

(本文编辑:张君成)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389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3月5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16年3月9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