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书展,于细微之处的坚守和创新

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第一大的书业盛会,现在,它在努力创新的路上,把自己打磨地更像一个植根于书业,面向文化产业之广阔天地的“人文奥林匹克”。 

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在上周日刚落下帷幕,主办方传来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第68届书展共吸引了来自150多国家的7500余展商参展。五天的展期内共有27.7万观众和近1万名媒体涌入,其中前三天专业场的观众人数比去年增加了1.3%。

面对这么大规模的盛会,笔者虽然兴奋难抑,但能力脚力有限,在此分享一些小而新鲜的体验。

关键词之一:顺畅

书展展场为五个馆+中心广场(Agora)的开阔布局,每个馆有2-4层不等,要全部走一圈下来的话,估计需要大半天。而整个书展一共举办了4000多场各类活动,还有无数的会面和洽谈,参展人员都能在清晰的路牌指引下,迅速找到自己需要达到的位置。

591103637.jpg

各个馆之间互相连通,指示用亮红色,馆内则用超大的字母标示着通道的编号。如若不幸还是迷路了,打开书展的官方APP,即可显示自己所在位置。

作为展商,在书展期间前后(17-24日)享受法兰克福市区内公共交通免费无限次乘坐,可谓相当便利。

展馆内和中心广场除了各类饮食餐吧或餐车,也都有小商品贩售,让书展更像是一次流动的文化盛宴,或全民派对。

关键词之二:创新

早在今年5月北京举行的故事驱动大会上,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尤根·博思就跟记者谈到了出版产业和其他门类的文化产业之间的互相融合,以及“IP”产业的世界性。在平台和渠道之外,内容的重要性也重新被业内人士不断强调。这些,都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以最炫目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书展和最新科技的融合早已不是新鲜事。今年,书展第一天,笔者便碰到了带着自己的机器人“替身”出现在展场的德国KNK全息影像公司的负责人,他面对着手机,手机把他自己的影像和声音传递到可以自由移动的一台一米多高的“机器人”身上,“我经常在坐飞机的时候操作它,让它替我去开陆地上的某个会议。”他说。

2141453629.jpg

今年书展新开辟了一个叫艺术+(THE ARTS+)的板块,受到媒体和出版专业人士的赞誉。在这个2000多平方米的区域内,汇聚了和创意产业、艺术等相关的展商,好多展商都是第一次参展,比如谷歌文化研究院和伦勃朗博物馆。用博思先生跟中德出版交流顾问王竞女士的话来说,他们控制、生成、占有内容,并对出版产业充满兴趣。

书展通过“艺术+”区域夯实、拓展了跟文化产业其他机构的合作,这些产业许多又是基于三维技术、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最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媒体领域,通过书展上的展示、交流和研讨,或能打通新的商业模式。

比如伦勃朗博物馆带来的“未来大师伦勃朗”,这是一台具有人工智能的3D打印机,它此前已经“学习”了300多幅伦勃朗的电子版原画,可以创作并打印出它自己的伦勃朗式的作品。

笔者也在这个区域的Taschen出版社展区见到了传奇大师大卫·霍克尼。这位英国画家在60年的创作生涯中,画出了一幅幅闪着金光的泳池,也尝试用Ipad和Iphone来创作数字作品。他的签名版收藏级大书(重35公斤,定价上2000欧)发布时,展馆被围得水泄不通,和2015年他访华时一票难求的热烈场面类似。

477027771.jpg

“艺术+”也吸引来了几乎世界上所有知名的电影节的参与。就像今年8月底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一样(BIBF),两个书展的组办方都注意到了图书出版与影视、游戏等之间更为密切的联系和合作,并提供了交流和融合的平台,这可能是各大国际书展未来的方向之一。 

关键词之三:融合

今年的另一亮点来自主宾国——荷兰和比利时的弗兰德大区,主宾国的活动可谓“匠心独具”“目不暇接”,提供了很好的主宾国经验。用同行美女的话说,“他们是用尽了创意和方法来呈现自己国家的文学和文化”。

比如主宾国展区被布置成北部海边的景象,参观者一躺在“海边”的沙滩椅上,便有表演者前来朗诵该国的诗歌。主宾国提供了不少互动体验区,以吸引不同层次和年龄的读者,而这些互动区域的IP,都是植根于两国原创的文学、设计等内容。

走进位于中心广场的VR小亭子,戴上VR眼镜,可以进入一段父女二人的日常生活,参与他们人生矛盾的抉择。隔壁是一间“诊所”,里面有作家扮演的“书籍医生”,每当“病人”走进、坐下,陈述人生的困惑和心理的疑惑之后,“医生”们会开出他们的“药方”,“药方”上面写着某本读完之后便可治愈的书名。当然,都是主宾国希望推介的作品,文学非文学都有。对面的小车,是孩子们的乐趣所在,封闭的车厢里有四五个不同的小房间,把荷兰原创卡通形象和环保教育融入到各项互动体验中。

法兰克福书展还有一块令人愉悦的小区域,叫商务俱乐部(Business Club)。这里氛围轻松高雅,提供冷热饮料和餐食,是出版人小憩、座谈、思考的区域,也有一个小型讲台,在书展期间呈现了45场讲座或访谈,来自世界各区域的资深出版人,以及出版新星悉数亮相。俄罗斯Eksmo-AST出版集团的马克西姆·罗佐夫斯基说他今年的“任务”就是参加商务俱乐部的各项讲座交流,他在这里见到了两位中国出版人——中南出版传媒集团的龚曙光和教育科学出版社的马明辉,“印象很深,很想多听一些关于中国出版的情况。”他说。他应该还见到了欧洲几大文学奖的评委,包括布克奖的文学总监加比·伍德(Gaby Wood),他们讨论了文学奖对出版界的影响和自身面对的争议和挑战。

2086940672.jpg

法兰克福书展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其商务俱乐部共接待了来自74个国家的3400名客人,他们在这里完成了1200个小型出版碰头会。虽然收取单人700多欧元6日的门票,但不妨为各大书展可借鉴学习的一种服务,各有所求,各取所需。

法兰克福书展的运营团队每年都有新点子,驻扎北京的德国图书中心主任龚迎新说。今年主办方提供了叫“书展老友”Friends of Fair的手环、手袋和勋章,持有者能得到一些小惊喜。

关键词之四:品质

法兰克福书展的基本使命是出版贸易和交流。今年被称作LitAg的版代中心创下了国际版权贸易的新纪录。有来自全世界共300多家版权代理机构的700多名版权代理人在中心交易、发现新的写作之星。

为了保证书展各层面专业有序的进行,书展的各区域和领域负责人在整个展会期间一直保持和各自负责领域相关人士积极、及时的交流,以及面对面的沟通,听取他们的反馈,提醒和联络他们参加书展相应的活动。他们为外文局下的新世界出版社带来了“荣誉展商”的蛋糕,表彰其连续参展25年;他们找到了曾在北京任职的斯普林格负责人之一,很愉快地听说随着斯普林格国际业务的拓展,法兰克福书展也成为了斯普林格驻扎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员工的相聚平台。

而书展的媒体中心不仅有精通各国语种的服务人员,还会每日展程结束后,给注册的媒体记者发送“明日书展亮点”的邮件,保证对重点活动的关注。

因为对中国业务的重视(中国是德国图书版权最大的输出国),博思先生下载了微信,并已经开始使用;书展安排了来自中国的媒体团的交流学习项目,并且给中国出版人做了“如何在德国做出版”的培训。类似的培训,比如“如何在中国做版权贸易”“如何让书在中国市场卖得更好”“如何找到中国出版合作人”“如何在中国得到出版资助或翻译资助”等,也许是国内书展可以考虑囊括的收费项目。

笔者想起书展开幕式上,欧洲议会主席马丁·舒尔茨在主宾国荷兰和比利时两国国王面前的演讲中提到“书籍为我们打开了全新的世界”,书籍和文学能让大家面对分裂和挑战时重新凝聚起来,这位曾经的出版人,出身于德国普通人家的政治家,真正实现了用书本改变命运,他说,书籍展开了无限新的可能,他是对的。

(本文编辑:周贺/摄影:梅佳)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65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