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亚马逊Kindle中国区新任总经理艾博儒

编者按:Kindle中国迎来了一位全新的总经理艾博儒(Bruce M. Aitken)。作为一名资深“中国通”,他将为Kindle带来哪些变化呢?

2016年是Kindle中国成绩斐然的一年,推出了尊贵版电子书阅读器Kindle Oasis,发布了Kindle Unlimited电子书包月服务,发起了一系列创新的市场活动,获得了超乎预期的市场反响。

亚马逊公布的数据显示,相比2013年1月,2016年12月其Kindle电子书选品增长了14倍,月活跃用户增长了41倍;中国已经成为美国之外Kindle全球最大的市场。可以说,Kindle将全球领先的电子书阅读设备和资源带到了中国,促进了电子阅读在中国的发展。

亚马逊.jpg

Kindle中国总经理艾博儒(Bruce M. Aitken)

而就在这个时刻,Kindle中国也迎来了一位全新的总经理艾博儒(Bruce M. Aitken)。作为一名资深“中国通”,他坚信Kindle除了将全球最佳的阅读体验带给中国用户外,还应该帮助中国文化向海外传播,成为中西方文化的桥梁。

那么Kindle在全球推动中国文化的过程中有哪些优势,做过哪些努力,未来又会如何推进。近日,出版商务周报就这个话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中国通”接棒Kindle中国,全球资源助力中国出版“走出去”

亚马逊是全球最大网络书店,拥有丰富的国际资源,艾博儒告诉本报记者,亚马逊将会利用自身的优势,助力中国出版社和中国作品“走出去”。

他分析说,亚马逊的优势在于:首先,阅读是亚马逊的基因,亚马逊在全球和中国的发展都始于纸书,深刻了解读者、作家和出版社。截止到目前,Kindle已经与660多家中国的出版机构合作,亚马逊中国已上线超过800万的纸书和Kindle电子书。其次,亚马逊的国际平台,能最大化地将中国的文化作品介绍给全球的读者,美国亚马逊专门设有中文书店,其中有纸质书58万多种,电子书4万多种,为海外的中文读者提供丰富的阅读资源。第三,因为业务遍布全球,亚马逊对文化差异有深刻了解,并有专门的团队选择合适国际读者的作品介绍给全球的读者。

艾博儒表示,亚马逊帮助中国文化“走出去”分为两个部分,一方面,美国亚马逊上的中国书店可以为海外读者提供中文读物,帮助全球的中文爱好者了解中国文化;另一方面,亚马逊团队也组织翻译出版中国文学作品,为海外读者提供英文的中国文化读物。

专业出版团队携手权威合作机构,让中国文化飞得更远

在美国亚马逊的中文书店,艾博儒对其畅销书榜与与亚马逊中国的畅销书榜做了比较,发现了一些海外中文读者选书的规律,比如:中国现当代文学经典受到追捧,其中王小波已经连续5年高居前十榜单;国外畅销经典书的中文译本受到欢迎,如《时间管理》《人性的弱点》等;而由于刘慈欣获雨果奖,中国的科幻小说在海外也成为热门品类,科幻作家刘慈欣和王晋康的书销售排名都获得了上升;此外,小孩子学中文的书籍受到热烈的欢迎,如双语版的《美猴王》销售较好;而英文学习类图书一直销售很好,比如新东方的英语学习教辅。

搜狗截图20161229094800.png

为了帮助中国作品走出去,更好地翻译出版中国文学作品,亚马逊在中国和美国都组建了专门的团队,负责挑选、翻译并出版中国的优秀作品。2016年,亚马逊中国与对外翻译与传播研究中心暨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联合启动中国当代文学精品翻译合作项目,是亚马逊在海外推广中国文化方面的又一重要举措。

挑选和翻译适合在海外出版的中国作品需要对市场和海外读者口味有深入的了解。2011年以来,美国亚马逊出版已经先后将包括陈忠实、贾平凹、冯唐、路内、虹影在内的多位知名作家的18部中国文学作品纳入出版计划,目前已在美国翻译出版并发行了包括贾平凹、陈忠实、冯唐和韩寒等多位知名作家作品在内的13本书籍。2017年,贾平凹的《高兴》也会很快翻译完毕上市。在这些作品中,有5部在亚太地区亚马逊中文销量榜曾跃居榜首:《少年巴比伦》、《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好儿女花》、《犯罪心理》和《无证之罪》。由此可见亚马逊团队的专业和精准。

美国亚马逊出版团队发现,浪漫的爱情故事、职场生涯的故事等,在各国图书市场上都很受欢迎。艾博儒表示,亚马逊有一个承诺:要将最适合全球读者阅读的优秀中国作品介绍给全世界读者。因此,亚马逊会根据中国和国际图书市场的销售情况有针对性选择图书翻译。而中国的出版机构也会对翻译的选目提出建议,亚马逊同时会参考出版机构的意见。

中国图书接触更多海外读者的另一个利器是纸电同步。目前,通过亚马逊“走出去”的13本中国文学都实施了纸电同步发行,形成同步销售的优势,也接触到了更多的海外读者。

突破文化障碍,让全球读者更了解中国

众所周知,中国文化“走出去”面临着语言壁垒、中外文化差异、读者阅读习惯区别等方面的制约,翻译不仅要精通中外多种语言,还要深刻理解文化的差异,让翻译的文字“信”、“达”、“雅”。

艾博儒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通”,他掌握流利的中文,在亚太区服务超过15年,对中国市场有深刻理解。关于如何克服出版物中的文化差异,他举了两个例子。一部中国小说名为《我这辈子有过你》,书名来自书中一段话: “虽然这一生这一世不可能圆满,甚至最后一切也会成空,但我这辈子有过你。我有过你,有过你的欢喜、微笑和哭泣。我曾经深深的哺育过的爱,将永远留在我心里,就像故事里那这世上唯一可以倒着飞的蜂鸟,时刻叼着幸福的往日翩然回来,飞落在我曾经年轻的花蕾上,直到死别,是光阴抹不去的。” 《我这辈子有过你》作为中文书名很吸引人,但英文如果直译就显得太过浅显直白,因此亚马逊邀请的翻译团队,将书名翻译为《Hummingbirds Fly Backwards》(倒飞的蜂鸟),源自书本里的比喻意义,同时又符合英文小说的标题特点。

再如 《生死河》内容是讲一个去世的男孩在生死边界,回忆自己的一生。但英美文化中没有“生死河”这个概念,读者很难通过书名理解,所以英文翻译为《The Child’s Past Life》(一个孩子的前世) 更易于国外的读者理解。

中国出版.gif

亚马逊跨文化出版部门,将18部中国文学作品纳入翻译出版计划虚框内为待出版作品,其他为已出版作品

艾博儒表示,未来,亚马逊还会继续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领域持续投入。作为全球领先的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店,亚马逊致力于为中国用户不断打造最佳的阅读体验,激发大众的阅读热情,不断推动出版行业的发展,鼎力支持中国文化“走出去”,通过与中国出版机构的密切合作,向世界各地的读者介绍中国作品。

(本文编辑:王倩)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697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12月27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17年1月15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