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理想当职业,我在广西师大社工作的5年

编者按:一位90后营销编辑,入行近5年,从“做公号发推文的”到“没事找事”搭建书友群、策划“加油!书店”和“阅读一小时”等品牌活动,拓展工作边界的同时也不免困惑:营销为何而做?如果“入侵者”比传统出版人更尊重内容,我们的竞争力何在? 

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酿酒是如此,认识一个行业也是如此。

一晃眼,我进入出版行业也将满五年了。最初,被酒香吸引,贪杯喝上了几口,又被它醇厚而丰富的口感所迷醉。五年过去,还留在这个行当里的,我想才大概算是进了门。

IMG_7967(20200602-085713).jpg

五年间,我走过了各处大大小小几百家书店,接触了许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读者,窥见了一个个书里书外的故事。在一次次阅读与交谈中,总有一些瞬间,会冷不丁地让我的心颤了一下。当我知道那些书店为何而来,当我看见阅读之于读者的力量,当我领悟到一本书的生命与归宿,心颤的那一刻,就好像是喝下了一口五年的陈酒,那是时间的秘密。

找到一扇窗户

2018年11月27日,桂林,独秀书房旗舰店。那天晚上,我主持了钟立风《像艳遇一样忧伤》的新书分享会。在台上,我有些恍惚,记忆倒回了四年之前。

IMG_7968(20200602-085720).jpg

主持钟立风《像艳遇一样忧伤》新书分享会

2014年11月27日,北京,对外经贸大学,钟立风《短歌行》弹唱会,我在台下听完了全场,散场后,买了一本新书,排队要了签名。

我和出版的故事,就好像就在这些奇妙的细节中埋下了伏笔。

时间拉回到2014年,我还在京城的一家媒体实习,见证并参与着一家传统媒体的互联网转型。工作日里,每晚十点左右才从东二环回到我在管庄附近租下的合租房,周末则常在中关村的3W咖啡里听一些互联网大牛的分享,偶尔还会去单向街听一听理想国的新书沙龙。

记得有一次,《强风吹拂》新书出版后在奥森公园组织了一次健跑会,领跑的嘉宾是白岩松,5公里跑完后,我领到了一本书,那是活动的奖品。还有一次,在酷热的八月里,我跑去了远在顺义的新国展逛了一圈BIBF,还抱回了一大叠各个出版社的图书资料。

那时我以为,这只会是我在忙碌生活之外的闲暇之趣,却怎么也想不到,在未来自己会以另外一个身份再次出现在这些场景之中。

彼时的我依然怀抱着新闻理想主义,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纸媒式微之下,依然试图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让媒体的声音可以触达更远,但却屡屡受挫。

那时我的理想,就是借助各种各样的媒介,能够把有价值的内容和声音传递给更多的人。我想要寻找到这样的媒介。

这就好比人走进了一间房子,有的人会注意到房子里其他的人,有的人会注意到墙上挂的画,但有的人则会被房子一侧的窗户所吸引,透过这扇窗户,他能看到房子之外更大的世界。

如同我们透过书本,可以看到过去乃至当下的变迁、发展以及最杰出的智慧与思想,透过互联网,则可以无限地拓展我们所能接触的边界,并想象未来的世界。书和互联网就是这扇窗户,也是我想要寻找到的媒介。

像在日剧《重版出来》中,久慈社长所说的那样:对于生存而言,或许书本不是必不可少的,即使不看书也可以活下去,但是,只需要一本书,就可以撼动人生,也可以拯救某个人,所以我想能送更多的书到读者手上。

IMG_7969(20200602-085727).jpg

日剧《重版出来》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准备离开北京,离开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生活,尽管我依然眷恋着这个丰富而令人着迷的城市。

我想,即便回到家乡,回到广西,我也依然想要找到一个可以放眼世界的地方。而广西师大出版社,在当时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一个地处西南边陲的出版社,当时已在业界和读者中有着极高的赞誉,更何况,我本身就是他们的读者。

IMG_7970(20200602-085733).jpg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原中华路22号办公楼

IMG_7971(20200602-085738).jpg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原中华路22号办公楼内的陈列室

就这样,我进入了出版社,成为了一名新媒体营销编辑。

最重要的一课

刚入职的时候,广西师大出版社桂林本部的办公楼还在市中心的王城边上,那是一幢四层的红色小楼。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常常有机会在顶楼的陈列室里听到社里的前辈给外来参观的客人讲述出版社的故事。

IMG_7972(20200602-085744).jpg

刚入职时的李迪斐

每当看到前辈们从书架上抽出一册册书,书中一处处史料背后的故事信手拈来,再将大学出版精神与内涵娓娓道来,对内容之熟悉,对行业洞察之敏锐,对出版事业之热情,那一刻,我觉得他们就像是一个个发光的人。

从出版“抗日战争史丛书”再到挖掘整理出版众多抗战史料,我看到了出版之于传承文化的价值,从走出广西开疆扩土跨地域发展到孵化创立理想国、新民说等文化品牌,我看到了出版之于开启民智的意义。而所有这些事情的背后,几十年如一日的默默耕耘,都指向了一个个具体的做书人。

我认识出版,正是从这些出版人以及他们的故事开始的。

IMG_7973(20200602-085814).jpg

2016年出版社30周年社庆日,组织3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参观出版社老楼的陈列室

我有一个阅读的习惯,在对某个问题感兴趣时,便会搜集与这个主题相关的书籍进行主题式的集中阅读。

我找来了许多与出版相关的书籍和文章,读罢,许许多多出版前辈的形象跃然纸上,从张元济、赵家璧、邹韬奋,到范用、沈昌文、董秀玉,再到张立宪、刘瑞琳……纵使把时间线尽可能地拉长,也能看到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出版人身上所共有的特质,包容、尊重、坚韧、勤奋、开放……我想,这些特质,汇集起来大概便是出版的精神。

记得2018年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致敬人物颁给了董秀玉老师,那支颁奖致敬视频我反复看了许多次,既感动又向往。她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平平淡淡但很努力的人,一辈子都很努力很用心的在做事情”。在出版行业耕耘了60年,这本身就足够值得尊敬。

我常常在想,今天这个时代还会不会出现像她们一样的出版家,不迎合大众,脚踏实地,敬畏内容,专心做事,充满热情,并持之以恒。答案或许如同那支视频最后的旁白所说的那样吧:那些浮于表面的热闹,总有一天会停息,而漫长的平凡的时间,最终会识别出真正的英雄。

今年年初,我在读《播种人——平成时代编辑实录》这本书,看到“岩波现代全书”系列诞生的故事后,敬佩不已。这是一套以编辑为主导所策划的图书,由编辑进行选题策划,再向作者进行约稿,希望打造一套介于学术书籍和大众图书之间的学术普及图书,让学术面向社会,以缩短学术与大众之间的距离。

IMG_7974(20200602-085821).png

书名:《播种人——平成时代编辑实录》

作者:[日]马场公彦/著,赵斌玮、幸丹丹/译

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虽然这套书最后因为销量不佳而没能持续下去,但也能够看出作为出版人的宏大视野和社会担当。于是,也就不奇怪为何文库本会出自岩波书店,他们所创造的这种新的图书形态,将永恒的不朽经典从少数人的书斋里解放出来,遍布街巷,与民众为伍,大概也是岩波书店一代又一代出版人所一以贯之的理念吧。

进入出版社后,一切基于业务的学习伴随着具体工作的开展而渐渐熟悉与上手。但唯独来自出版前辈们的这一课,需要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去领悟,这才使我渐渐明白了一些出版的意义,理解了一代代出版人所积累下来的出版品牌的分量与价值,心生敬畏。这是让我学会价值判断的一课,也是关于出版常识的一课。

学着没事找事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只需要负责出版社官方公众号的运营,所谓的新媒体营销编辑,也就是常常被大家称呼为“那个做公号发推文的”。

工作几年,熟识的同行跳槽的不在少数。什么是好的工作?我想,如果一份工作,既能让你收获来自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的成就感,同时还能让你保持快速的学习与成长,大概就是一个可以被定义的“好工作”吧。

进入出版行业前的新媒体运营经验,让我明白了运营工作的复杂性,具体到工作上来,就是要“没事找事”。如果我只是周而复始地发书摘、转书评,或许入职不久,我就会碰到天花板,更别说收获成就感了。

IMG_7975(20200602-085828).jpg

工作一年后,运营的微信公号获得了2016年深圳读书月华文领读者大奖数字阅读奖提名奖

“没事找事”的第一步,是拓展自己工作的边界。机械化的公号内容更新只是新媒体运营中的内容运营,而用户运营和活动运营则是可以让自己接触并学到东西的新领域。

于是,我开始着手书友群的搭建,开始了社群运营的摸索,线上新书分享会、百日共读计划……一批线上活动陆续上线了,与读者打交道也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当然也占用了大量的时间。

从那时起,读者们不断地向我咨询各类与图书有关的问题,和我探讨书中的内容。

为了能够给读者一个准确的回答,面对陌生的书名、空白的知识盲区,我只能第一时间查阅资料和原书,或向责编咨询与交流,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完成了对出版社这些年几乎所有市场图书的熟悉与积累,这是一件极具成就感的事情,我也在其中学到了很多。

后来,连续多年策划的“加油!书店”和“阅读一小时”等品牌活动,既是兴趣所在,是“没事找事”的一个例证,也是品牌营销的方法和手段,积累了大量的书店渠道资源,增加了与许多读者的粘性。

IMG_7976(20200602-085833).jpg

2016年第一季“加油!书店”活动时,在出版社老楼的地下室打包活动物料

IMG_7977(20200602-085839).jpg

2018年第一季“阅读一小时”活动的时候,借用出版社美术馆的场地打包活动物料

第一年“加油!书店”启动的前夜,我和两个实习生在办公室奋战了一个通宵,第一次筹备“阅读一小时”的时候,我和搭档整整一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是挺累的,但项目本身可以让自己积累起操盘大型活动的经验,更可以在其中获得足够的成就感。

听到有书店人说,因为“加油!书店”,国内的许多中小书店才第一次聚集了起来,再看到一些小书店在活动期间的营业额翻了好几倍,就好像所有的付出都变得有意义了。

IMG_7978(20200602-085844).jpg

2016年,与两位实习生经过多轮的头脑风暴后,产生了“加油!书店”的活动构想

IMG_7979(20200602-085851).jpg

2016年第一季“加油!书店”收官时,在桂林纸的时代书店举行的“我们在书店”活动纪念册首发暨分享会

这种创造价值的过程,就好像是孕育生命的过程,你知道它要来了,压抑许久、藏不住的喜悦就溢出来了。“没事找事”是孕育未来的想象与可能,也是加倍的收获、成长以及快乐。

营销为何而做

因为岗位的原因,工作的头几年,我做的大都是以提升品牌为目的的营销工作,而不是具体的图书营销,因而常常会有一种与市场的疏离感。说白了,就是“你们又不卖书,做这个有什么用?”

于是,“营销为何而做”的困惑屡屡涌上心头。但如何将品牌营销与具体的产品内容进行绑定与传播,一直以来是我的一个困惑。

那就把活动做成内容吧。

去年第四季“加油!书店”活动,我们和澎湃新闻一起邀约了众多写作者围绕书店的话题进行创作,刊发了近三十篇稿子,各地书店主题沙龙的举办也累积了接近二十场。我想,当活动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内容、积累内容、传播内容的时候,品牌才会借助活动本身变得具象化而深入人心。

IMG_7980(20200602-085856).jpg

在澎湃新闻上刊发的“书店写作计划”专栏稿件

IMG_7981(20200602-085902).jpg

2019年12月,“加油!书店”项目获评深圳读书月领读者大奖阅读项目奖提名奖

品牌营销如此,图书营销大概也是如此吧。

在图书营销被流量和资源裹挟的今天,总有人大举“流量为王”的大旗,甚至连书都没有仔细翻过,就能闭着眼睛凭感觉列出一堆流量合作资源,仿佛只要和流量搭上边,书自然就能大卖。

我最反感的就是脱离内容的拼盘式营销,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出版社直播效果非常好,而有的却频现满屏的尴尬,资源的组合与流量的叠加不能保证直播的成功,直播内容的设计终究才是关键。 

又想起董秀玉老师说的,社会的风气不好,出版人是有责任的,我们出版不好的书,大众就会读到不好的书。我想,图书营销大抵也是如此。

在娱乐化和碎片化的信息传播环境下,好像人们喜欢的总是八卦的、猎奇的、搞笑的……似乎离开了这些,图书就没有值得被传播的营销点了。那么,书业营销有没有责任呢?

营销为何而做?我以为,营销应该首先为内容而做。营销的基础和前提是懂内容、懂品牌,资源和流量是辅助,形式和手段是媒介。想明白了这点,选择什么样的内容,做什么,不做什么,怎么做,我的心里自然也就清楚了。

不变的是变化

许多人害怕变化,害怕自己的成长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变化的时候。可有什么是唯一不变的呢?是变化啊。

2019年下半年,我短暂离开了营销一线的岗位,今年年初再回头看,感觉整个图书营销的形态就又发生了许多变化,直播带货、融合发展好像成了书业营销的必选项。

我们当然要观察到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不断学习与更新,当读者越来越年轻,市场也越来越年轻,特别是信息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变革会越来越深刻,这恰恰是未来的出版行业,乃至整个知识内容生产生态将会发生深刻变革的机遇,我们对待出版工作的方法与路径自然要不断改变,这也是出版新人们的优势,学习能力更强,更富有精力与创造力。

这样的变化带来的当然是好事,但有的变化则让我困惑与焦虑。

这些年,好像各种营销行为的评价标准悄然发生着改变。信息的传递者与资源的整合者取代了内容的生产者站到了营销链条的顶端。出版新人们的学习与适应能力都很强,也很容易被价值与意义本身所打动。

但奇怪的是,随着这些评判标准的变化,新人们好像也厌倦了一条文案反复修改打磨的过程,很少能潜下心来用更长的时间来打磨自己的一门手艺。能够独立撰写书评、和作者进行深度交流的营销新人就更少了,大家更愿意享受能直接得到反馈的工作,在短时间内获得瞩目所带来的成就感,诸如上万的直播观看人数,十万加的阅读量。营销越来越热闹,但书却越来越难卖,究竟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如果有一天,连出版行业的“侵入者”都比传统的出版者更懂内容、更尊重内容,我们又还有什么竞争力呢?

有人说我太理想主义了,但若能在变化的时代里保持着某种坚持,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选择?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行业了,大概会是因为自己所坚信的价值判断在所处的环境中日渐式微了吧。

如今,我马上又要去到又一个新的工作岗位,真正去到图书营销的一线了,这本身也是变化的一部分,我依然乐观并期待着。

我会一直记得出版“前浪”们给我们上过的最重要的那一课,今天,面对充满了变化的世界,该轮到“后浪”们做出选择了。

(本文编辑:张雅荣)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496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5月27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20年6月14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