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次重排,7次调色,一部只有一页的绘本是怎么做出来的?

编者按:5次重排,7次调色,占用548G存储空间,历时2年半……看一部绘本作品是怎样历经重重困难终于出版的?

5次重排,7次调色,占用548G存储空间,历时2年半……这是与绘本《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有关的数字。

但仅罗列数字,仍然难以描述这本书在装帧和印刷上遇到的坎坷……2017年秋,我接到了《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的装帧设计任务。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一个漫长而又曲折的过程就这样开始了。

image001.jpg

作者:子源、菲菲/编绘

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一次次的推翻重来只为了精益求精

作者最初的画稿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在浅黄色宣纸上手绘的十三郎故事,一部分是在白色宣纸上临摹的《清明上河图》长卷,还有一部分将画稿嵌入了小长卷(“十三郎觐见皇帝”处)。

《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这部绘本的精妙之处,需要通过排版来实现——将十三郎的故事融入到《清明上河图》里,用传奇故事串联传世名画。

image002.pngimage003.png

原稿(十三郎故事局部)

image004.png

原稿(小长卷)的扫描文件

由于设备受限,我收到的许多扫描图都是一段一段的。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些扫描图一幅幅地拼接起来,再进行调色;然后再对《清明上河图》长卷做小心翼翼的分割和处理,再把十三郎的故事嵌入进去。

为了削弱绘者使用两种不同颜色宣纸造成的色差,所以内文的背景设计成了一种纹理效果,并且又做了一遍基础调色。

最初的两个月,我们对这一版的设计进行了多次调整,但仍然觉得不满意,作者和编辑都认为画稿可以再改一遍。

6个月后,我收到了作者的新稿,十三郎的故事经过作者的反复修改,细节更为精致,故事也更加连贯。于是我们为了新画稿推翻了之前的设计,再次重新设计版式,使这本书从最初的“嵌入式画面”发展为接近终稿的“衔接式画面”。不算那些小的调整,这已经是这本书的第三次重排了。

image005.png

image006.png

第一稿(上图)和最终稿(下图)对比

之后,我们又因为画面衔接、改尺寸等原因重排了两次。每一次重排,对设计者来说,都意味着清零和重新开始,但想到周子源老师历时8年创作了它,我便觉得任何为了呈现更好效果而付出的辛苦是值得的。

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从千年的历史中缓缓走来,而我们想要让孩子走近它,用故事为孩子们打开古代艺术世界,这个过程注定是不易的。看到一遍遍打磨和修改之后的书稿,逐渐呈现出我们期待中的效果,这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image007.pngimage008.png

“嵌入式画面”(左图)和“衔接式画面”(右图)对比

让设计难上加难的“经折装”

经折装,是将长卷通过一次次折叠而成为图书的装帧形式,这种装帧方式历史悠久,如今,我们偶尔会在旧书市场上看到采用经折装的佛教典籍或者书画碑帖,还没有人试过用经折装的形式做绘本。

为了制造一种“跟随故事畅游千年画卷”的阅读体验,从一开始,编辑老师们就决定把这本书做成经折装。这对于从来没有过类似经验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挑战。

首先是画幅衔接上的挑战。由于作者绘制的十三郎故事和临摹的《清明上河图》长卷是独立的,无法在排版软件中实现卷轴式的铺排,所以最开始仍是以对页为单位进行排版,每个对页画面的衔接处都要进行技术处理,以达到线条和颜色上的完美过渡,这就涉及大量的图像处理和调色工作。

然而,正当大部分细节都处理妥当,我们开始和印厂的业务员沟通印制细节的时候,对方告诉我们,原先设定的成品尺寸不适合长卷印制,想要实现纸张的最大利用率,最好调整尺寸,并且以四页为一个单位进行排版。

此时已是2018年10月,经历了一年多“试炼”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和身边的责编老师相视一笑,便又淡定地新建了一个排版文件。无非是再重排一次而已,好事多磨!

image009.png

image010.png

 

正面从左到右排(上图),背面从右到左排(下图),左侧白色部分为粘口位置

其次是印制工艺上的挑战。做一本经折装的书,不仅对责编和设计者来说是第一次,对于年轻的印务部同事和印厂业务员来说,也是第一次。

四页一联,印出来要怎么个粘法?排版的时候要预留多宽的粘口,怎么个留法?正反印刷,哪一面是从左到右排,哪一面是从右到左排?……我们几个人就像认真完成手工作业的小学生一样,一遍又一遍地测算,拿着A4纸打样、裁剪、拼贴,模拟真书,做了一个又一个微型书。

那段时间我的工位堆满了几个人的“手工小作业”,这些小巧可爱的证据如今都被我收集起来,作为一种有趣的回忆。

image011.jpg

专金是令人头疼的颜色

等到整本书的内文尘埃落定,附赠的《给孩子的101个解读》折页也设计完成后,我们开始着手设计封面。

封面设计的过程比较顺利,很快达成一致,用十三郎踮着脚看《清明上河图》虹桥一段的画面作为主图。

在设计上,采用现代元素表现时空层面的穿越感,以青、金两色承托古画的典雅气质。但就在我们以为《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终于要顺利地印制出版的时候,最后的难题出现了——专金。

这里需要说明一般印刷品的颜色实现过程。我们看到的彩色图书,一般都是通过青色、品红、黄色和黑色这四种颜色的油墨来实现的,4种颜色以不同的比例叠印在一起,基本就可以实现色彩斑斓的效果。

如果《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只是一本普通的彩色书,那么在一般的四色印刷机上就可以完成印刷。但是我们在这本书的封面和内文都设计了第5种独立的颜色——专金,这就必须通过添加一道专色印刷工序的五色印刷流程来实现。

其实一般的四色油墨也可以合成类似金色的棕黄色,但这种模拟出来的“假金”无法呈现专色印刷所特有的饱和度,尤其是金色这样的金属色,只有专色印刷才能赋予其特殊的金属质感。

内文部分的金色在印刷上难度不算太大,难题是在印制封面的时候出现的。

还记得去印厂盯印的那天,责编老师和我拿到车间师傅递过来的封面打样时都惊呆了:封面设计中的金色渐变效果完全消失了!于是,那一整天,我们就在印厂的印制车间和制版工区来回奔走,一边检查文件,一边请教师傅,最终发现,是金色油墨的特性影响了渐变色的印刷效果。

要想使渐变效果更明显,几处金色的透明度值必须比原先的再低一些。于是,我和肚子里还怀着宝宝的责编老师盯完内文的印刷后,又回到社里重新改文件,并且约定时间,二下印厂……

微信图片_20200706101413.jpg

《清明上河图十三郎》封面设计图

直到2019年年初,这些在电脑屏幕前修改了无数次的图像和文字终于闪着金属光芒、带着温度来到我们手中。

看着它,再回忆这漫长时间里的点点滴滴,不论是作者、编辑、印务,还是印厂的业务员和技术员,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对我来说,《清明上河图 十三郎》已经不仅仅是一本绘本,它已经成为一份时间的见证。它用两年半的时间,见证了做书人手艺的精进,见证了浸透在细节里的一颗颗匠心,也见证着自己,如何成为了一部对得起光阴的作品。

(本文编辑:王潇楠)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1503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