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言小说寻求出版《你的糖浆我的砒霜》《爱在地狱边缘时》

作者:糖浆    联系电话:13232566005    邮箱:782715948@qq.com

《爱爱地狱边缘时》约20-15W字

一、内容简介:
        5年前一起精心策划的绑架案,绑架团伙头目是章延舜的养父章建昇,章延舜在养父的逼迫下被迫参与绑架,目标是黎氏集团千金黎皖歆,却阴差阳错绑错了陶离渊。得知绑错人后,接到幕后主使人的命令要杀陶离渊灭口,章延舜为救陶离渊,绑匪肉票危险追逐间两人被推下了悬崖,陶离渊就此失去了记忆。深爱陶离渊的章延舜选择自私的隐瞒了她的过去,并给她捏造了一个假的身份,带着她移民A国。五年间,她以左一凝的身份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并爱上了这个她的救命恩人,但同时亦是当年有份参与绑架她的绑匪。五年后章延舜成为了业界知名魔术师,而左一凝是一名航空公司空姐,因为工作缘故章延舜务必回C国一个月,他失口拒绝她跟随他一同返国,但那天左一凝却恰巧和同事调班,她鬼使神差登上了飞往C国的飞机,在C国的这一个月里,左一凝重逢了她的父母、朋友、还有那个五年来从未放弃,一直锲而不舍寻找着她的初恋男友,以至于她的真实身份渐渐呼之欲出,欲盖弥彰。继《爱情狂人》、《幻想狂徒》之后,又再为你描绘出另一种几近丧心病狂的疯狂爱情。爱一个人,有时候深切到可以为了对方***,但同时亦可以病态到要置对方于死地,爱到心甘情愿为你折返地狱。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叫做绑架。
 
二、卖点、亮点:虽
        然又是被用到已经烂透的失忆梗,但这次却颠覆了以往的失忆梗形式。(通常都讲述男主和女主先是相爱,然后再来个女主失忆忘了男主,多年后重逢慢慢恢复记忆最后来个大团圆。)但这个故事并非如此,是以刻意隐瞒失忆女主的过去和趁女主失忆把她拐走这样一个男主形象为主角视觉(而一开始先和女主相爱的人设为男二)使得读者在阅读本文时的心态,再不是如何想女主快点恢复记忆记起她过去深爱的人,而是每次在看到女主的真实身份仿似要被拆穿时总是替男主越发紧张一把、为之一惊的反常心态。这就是这篇文的亮点和创新之处。
至于卖点则是本文的主题思想:男主对女主几近丧心病狂对的爱
同因爱一个人但却是两种恰恰相反的极端行为。男主爱女主的丧心病狂的爱:宁愿杀了她也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自己(男主的丧心病狂可不止这么一丢丢,比莫禽兽还丧心病狂哟(??д?)))和女主爱男主,甘愿为了他顶替他坐牢,最后自杀(这是其中一个结局版本)这样两种爱一个人深刻激进的极端表现。

三、故事梗概:
        女主陶离渊在一次绑架案中和男主章延舜一起跌落山崖,三天后被送往医院,醒来后陶离渊就此失去记忆,章延舜虽是绑架团伙其中一员,但一切受养父章建昇所迫,从医院醒来后,深爱陶离渊的章延舜得知陶离渊失忆,为了把渊留在自己身边,便向陶离渊隐瞒了她的过去,对失忆的陶离渊说了一个个慌,并替她伪造了一个假的身份——左一凝,顺理成章带着她一起移民A国。
        5年来她以左一凝的身份和他在一起生活,她都并没有记起任何实质的记忆,章延舜总是险些暴露破绽让左一凝对他不得不起疑,因为他对左一凝的过去根本一无所知,只是每次都被他机智地勉强圆谎罢了。
        直至5年后 两人都因为自身的工作原因阴差阳错一同返回C国,在C国工作的这一个月里,左一凝重逢了她的家人、朋友、还有那个五年来从未放弃,一直锲而不舍寻找着她的初恋男友纪千珩,以至于她的真实身份, 还有当年与绑架案有关的人和真相也渐渐呼之欲出,同时章延舜也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不得不开始从中作梗,和左一凝过去有关联的人在明在暗,似友非友、似敌非敌这样一种复杂的关系中不断交涉,但舜始终企图隐瞒凝的真正身份。
        章延舜和左一凝回到A国后,章延舜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却被已经开始怀疑左一凝真实身份的纪千珩追随A国而来,在两人之间三番四次的暗中搅和,最后,虽还未恢复记忆的左一凝得知章延舜蒙骗了她五年之久的真相后毅然离章延舜而去,在章延舜疯狂的寻觅挽回和左一凝千方百计的逃避中,两人上演了一场惊天地动地的虐恋。(虐心程度堪比千山暮雪)

四、样章

第一章:劫后余生
        C国G省z市
        在葱葱茂密的山林中,一对男女相互扶持着,攀山越岭走过一个个陡峭的山坡,他们是要从安子河森林公园徒步穿越到大潖西岭雪山。只是忽然间,一个陡峭的山坡下大约六十多米的深处,令人为之惊恐的一幕景象摄入女人的焦距里,女人因此而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死死的盯着那儿,眼眸中处处透析着惶恐不安的情绪。
  “你看那,是两个人吗?”女人惊诧间不由得晃了晃挽着的男人的胳膊。见她如此惊恐万状的神情,男人也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投向目光,映入眼帘的是在山坡下几十米下的深处,疑似两个人静静地躺卧在丛林中,毫无动静,没有一丝迹象。                             
  两人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挪动着脚步,顺着山坡缓缓而下,直至走到山坡下躺卧着的那两个人的面前,是一对年轻男女,两人身上都有多处皮外伤,男孩背部有一道明显为利器所致的大伤口,血液染红了他一身的白色T恤,左胳膊也沾满了血迹,女孩血淋淋的面容更是不堪入目,脑袋磕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给石头也染上了一层深深的黑红色。目睹这一触目惊心的情景,惹得在一旁的女人不寒而栗,不禁无力地弯下身子,掩面退避三舍。而男人鼓足勇气蹑手蹑脚走近躺着的两人跟前蹲了下来,端出食指搁在他们的鼻子前,想要一探死活,细心观察会发现,男人的手在微微不禁抖动着。
  “他们,死了吗?”女人柔弱的声音中伴随着几分颤抖。
  “还没有,不过呼吸很弱,快叫救护车!”男人转手抬头对身旁的女人万分紧张地唤道。
  被送到市中心医院的两人经医生诊断脉搏虚弱,生命岌岌可危,需要立刻进行抢救。医院里的担架队迅速把患者抬上医疗担架,将两人移至手术室进行抢救。

  三天后

  他缓缓睁开双眼,定定地看着眼前正在为他手臂的伤口换药的白衣护士,在渐渐移开视线看看周围通体雪白的场景布置,在深呼吸的这一分钟里,摄入鼻子中的还有那股强烈刺鼻的消毒水味道,那一刻他才断定自己还活着,并且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子,虽然苍白无力的脸上有着多处的皮外伤,有道严重的伤口还被包上雪白的纱布,却依然掩盖不住他眉目如画的好看面容,令跟前替他换药的护士小姐都忍不住在他的面容轮廓上多落实了一会。
   “你终于醒啦,你伤口感染发起高烧都昏迷好几天了呢。”护士替他把伤口包扎好后放下了医疗工具,温柔的对眼前的人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努力回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一切,蹙起眉头,久久才气咽声嘶吐出一句话来。
   “有途经的登山者发现你们困在山林里,就叫救护车把你们送到了医院。”护士小姐耐心地回答道。而他得到回答后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依旧是呆滞着,仿佛非要想起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幕幕事情的来龙去脉才善罢甘休,眼睛一张一合偶尔提起右手拇指中指揉捏着脑袋,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见他没有回应,顿了顿,护士继续问道。
  “章延舜。”他淡淡的回答,随后护士小姐拿起放置在床边柜子上的文件夹,那是章延舜的病历,在他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她才在病历姓名一栏上写上他的名字。
  “那等你身体恢复些,我就带你去办住院手续。”
  “嗯。”他低声回应。
  “你背部有一处较深的刀伤,左手臂有被枪支子弹擦伤的伤口,伤口还感染了导致你发高烧昏迷不醒。你还记得你在山林发生什么事了吗?”护士小姐试探性的进一步套取关于病人的信息,以便他们院方做进一步的处理。
   “离渊呢,离渊在哪?”章延舜才恍然想起那个和他一起滚落山坡的人,那个对他来说她拼了命也要保护的重要的人。他万般激动地奋身坐了起来,欲要下床去找她,双脚碰到冰冷地面的那一刻,双腿一时无法支撑住沉重的身体,章延舜一把摔倒在了地面上,拉扯间扯断了右手背上吊着点滴的针头。
  “章先生你别激动啊,动作不能太大,不然你的伤口会裂开。你是说和你一起被送进来的那位女孩吗?”护士小姐极力阻止着他剧烈的行动,想要把他扶起来。却被章延舜早先一步抓住了前臂说:“她在哪,带我去见她!”
  “好好好,你别急我这就带你去。”
  护士搀扶着章延舜到了另一间女病房时,他见到那张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已面目全非的面容,后脑至前额也环绕着脑袋包扎着,就连右腿也打了石膏。但章延舜依然能从她身上特有的特征辨认出那个就是他想要找的人。章延舜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隐隐作痛,痛入心脾,他从未想过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个可怕的模样。他步履蹒跚的走到她的跟前,无力地跌坐在她的病床旁,她尚在昏迷中,安安静静地躺卧在病床上,章延舜不由自主伸出右手轻柔抚触她还不知道是否能恢复的容颜,万般怜悯。
  “她什么时候能醒来?”章延舜转过头问身后的护士。
  “她的脑袋受到了撞击,淤血凝聚压迫了神经使她暂时昏迷,至于什么时候能醒来,就要看病人的状况,因人而异。”护士手中拿起她的病历表,仔细分析后才一五一十给章延舜解释着。
  “除了脑袋还有其他大碍吗?”章延舜继续追问。
  “右腿骨折打了石膏,脸部颧骨骨折,大概是滚下山坡时掺到硬物所致,外科医生已经替她做了修复手术,这些都没有什么大碍,会慢慢恢复,只是面部轮廓和以前会有点不一样。”见到章延舜满脸愁容,似摧心剖肝般痛苦的表情看着眼前躺卧着的女子,时不时提手擦拭掉眼角蔓延滑落的眼泪。
  “需不需要报警,或者通知你们的家人?”
  “不需要,我们没有家人,登山时遇到劫匪而已,过去那么多天,大概也无法追查。”听到护士这么说,特别提到了报警,他悄无声息地咽了咽喉咙,努力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慌乱,眼光流转,脑海中闪烁过一道合理的应对陈词,装出从容镇定,异常平复自然的语气回答她。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忙。”说完护士小姐转身走出了病房,只是不忍再看到他愁苦难抑的面容罢。

  章延舜就这样一直待在她的床边等她醒来,寸布不离,不分昼夜,一等便是将近一个礼拜。直到那天章延舜做完检查回到她的病房时,已见到她睁开了双眼,因为无法动弹的缘故,姣白的面容上,前两天她已经卸掉了脸上缠绕得严严实实的纱布,现在就只剩下脸部颧骨位置动过手术的伤口和脑袋还裹着着厚重的纱布。章延舜亟不可待走到她的床边一下跌坐下来,伸手抓起她两侧的肩膀。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章延舜弯下身子凑到她的跟前轻声问道。而她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子,灰溜溜的眼珠子眸光琉璃,呆滞的神情一脸迷茫若失,心里像缺了点什么,睁开双眼做了场梦后,醒来第一眼出现在她面前的人像个窝心的缺口,感觉忘了许多本不该忘记的事,就连那个梦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使之怅然若失。
  “你是谁?良久后她才气咽声嘶轻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不知道我是谁,你认识我吗?”
听到她说出此话,章延舜不禁缓缓坐正了身子,远离了和她贴近的眼帘,膛目结舌看着眼前这个说不认识自己的人,眉头紧蹙,哑然失色,嘴巴微微张合,仿佛欲言又止,一脸不可置信的惝恍迷离。
  “姑娘,请帮我叫医生来。”章延舜紧张不已的起身跑到病房外,向走廊上的的医护人员放声叫喊道。
  “好,你等一下。”在护士小姐转身顷刻离开病房后不久,主治医生很快便来到了病房,另外一位白衣护士尾随其后。告知主治医生病人可能失忆了,医生提起挂在脖子前的听诊器仔细听了她的心肺等器官的活动声响变化后,又拿起手电照射轻手翻了翻眼皮,检查了眼瞳,试图判断大脑的受损情况。
   “带她去做个ct检查吧。”主治医生不疾不徐的向身后的护士吩道。在护士的一声回应后,两个医护人员便合力把她扶下床安置到轮椅上,直至看着她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章延舜才稍微安下心来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直至检查结果出来,章延舜被医生叫去了谈话,被告知她因脑袋受到撞击造成脑内淤血压迫了记忆神经,简单来说她患上了失忆症,恢复记忆的时间因人而异,有的人在看到熟悉的事物后很快就恢复了记忆,而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有想起过去的记忆。至于恢复记忆的方法,还是那句话,带患者多接触过去她熟悉的人事物,刺激促进血液循环加快,便可很快使患者恢复记忆。
  当章延舜回到病房时,只见她静静地倚在床背上直着双腿坐着,一直低垂着眼帘,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一言不发。章延舜走到她的床边坐了下来,静静凝望着她苍白憔悴的面容,满含深情,如今面对已经失忆的她,有太多的话难以启齿,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我是延舜,你还记得我吗?”章延舜欲伸手去抚触她的脸颊,她却畏怯的缩了缩身子躲开了。
  “你……是我的什么人?”面对这个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人,她感觉有些害怕,神情恍惚,低声细语的问道。
  “我是……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我是谁,你自己叫什么名字,都记不起来?”章延舜皱起眉头,是要再一次试探性的确认着眼前这个人,即使眼前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伤得体无完肤的弱女子,他都不忘谨慎的加以提防。但看着她那失魂落魄的害怕模样,怀疑的思绪淡然掠过,转瞬即逝。
  “你是我深爱的人,我们一起在孤儿院长大,我们还约定好在下个月要一起移民A国。”幽暗深邃的眼眸中,包涵着真情实意,但却似处处透露着似有患无的危险陷阱。那是漆黑深远得无法看清,也难以捉摸的迷离眼眸,仿佛只要多落实一会就会直直跌入那万劫不复的冰寒深渊。
  “那为什么我们会弄成这样?”她抿起嘴唇,一脸委屈的愁容,带着哭腔问他。
“我们一起从安子河森林公园徒步穿越到大潖西岭雪山,中途遇到劫匪,争斗间我们不慎被推下了山坡。”章延舜沉声静气耐心给她解释着。顿了顿后低下了头,又再用愧疚不已的语气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你一定很担心我吧,看你那么紧张。她问。
“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的伤势那么严重,我都快吓疯了。”章延舜张开双臂,环过她的腰间,把她轻柔的拥入怀中,温柔细语在她耳边跟她说:“等你好了,我们一起离开,你想知道什么,我慢慢告诉你好吗?”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回了声        “好”后,最后才问出那个她还未曾得到答案的问题:“那,我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听到这一问题的章延舜才恍然醒悟,轻轻挪开了环抱住她的双手,乌黑幽暗的双瞳凝眸细视着眼前这个在这种最脆弱无助的时刻,即便说出一个天大的谎话去欺骗她依旧会毫无疑义去相信的人。他犹豫思索着到底要怎么回答她。直至病房走进一个白衣护士,走到他们的身旁,递给他们一张白色的单子说:“来,医疗账单。”章延舜二话不说接过账单,看到姓名一栏清晰可见写着“左弌凝”三个字,他眼光在那三个字上定定的落实了一会后灵光一闪,仿佛若有所思。随后顺势把单子递给了跟前的她,然后甚是理直的告诉她:“你叫左弌凝。”她眨巴着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个名字,轻“哦”了一声,不明就里,所以就这样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他。
  而后,左弌凝很快就被护士带去了做检查,章延舜则陪同左弌凝一起离开了病房,与此同时,刚刚那个派发医疗账单的护士才幡然醒悟自己似乎弄错了一些事。
  “哎呀,我这个笨蛋,刚刚的账单是九号病床的病人,我好像发到隔壁十号病床去了真是!”那位护士心里暗暗嘀咕了自己一番,一边扭头就返回病房,把在刚刚章延舜他们十号病床旁放置在柜子上的单据,纠错发回到九号病床病人的手中。
  夜深人静之时,章延舜悄然走出了病房,走到了医院外一个空旷又了无人烟的角落,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添叔,我是延舜,有些急事要麻烦您。”章延舜压低了声线,窃窃细语地和手机那头的人说,像是在谋密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事。
  “哦小舜啊,怎么是你打给我,你老爸呢?”添叔对打来的是章延舜而非其父章建昇感到有些出奇,于是提高了警惕问道。
  “出了点状况,麻烦你帮我弄一个假的身份证和护照。”
  “哦可以,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另外再弄个出境签证,什么方式最快就用什么方式。”章延舜像是往常做惯了这种事情似的,不慌不忙地跟他说,而添叔,因为他本人和章建昇是老相识,便不加思索答应了他。
  “老规矩,加急需要加收!”电话那头的添叔不疾不徐的跟章延舜说,还不以为意地特意提高了声调。
  “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快!”章延舜最后一次强调了自己的重点。同时也为添叔的势利眼感到万般无奈,他和老爸章建昇二十几年的交情,也不过如此罢。
   “好,那就按例行准备好资料,明天送过来。”
  “好。”两人相相挂了电话后,章延舜依偎在医院外围的墙角边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香烟,纤细修长的手指轻夹出了一支,然后点燃。树影在摇曳,树叶发出飒飒声响,他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徐徐吐出,缭绕的烟云枭枭上升,淡薄地笼上了他冷峻肃穆的好看面容。那深邃的眼眸,眼神惆怅,神态悠然,在淡淡的烟圈中若隐若现,让人感觉扑朔迷离,也难以捉摸。
  一个星期后,经检查,左一凝和章延舜的的伤已并无大碍,可以正式出院,只是左一凝右腿裹着的石膏还未能拆卸,医生建议左一凝继续留院观察,但被章延舜毅然拒绝了。准备好了伪造的证件和其他的一切,章延舜已亟不可待要带着左一凝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走他乡,他清楚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再继续留在这儿恐怕会夜长梦多,他也无从顾及那些所谓的道德仁义,自私与否,他只知道他爱她,现在这一刻他的生命中就只剩下她,无论如何他都要带着她一起离开,飞蛾扑火,不惜一切代价。

《你的糖浆我的砒霜》20W字

一、内容简介:
        一本小说,四个故事《你的糖浆我的砒霜》为你剖析各种爱情的可能。 故事讲述四个性格迥异的女主角,四段可温馨浪漫、可疯狂执着,而最终镂心刻骨的爱情故事。 故事一:曹林青是陈雨默的男闺蜜,在他们认识的这几年时间里,两人一直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直至分别得那一刻曹林青才对陈雨默说出那三个字会不会为时已晚?故事二:嗜钱如命的侯若瞳因为钱和宋堇晰在一起,在那个醉酒缠/绵的夜晚她亲口告诉他这一事实,当侯若瞳模糊的印象中再次问起宋堇晰她是怎么回答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这一问题时,宋堇晰却失口谎言告诉她:“你说,因为你爱我。”故事三:谢缡安是个爱情狂,自从和景汨在一起后她即本性毕露。可她万万没想到只是向他提出分手而已,立即使他爱情狂性大发。原来他和她是同一类人,从此谢缡安过上了被景汨追杀的日子,跟踪、偷窥、监视、埋伏、威胁、黑夜袭击他无恶不作。故事四:林映桐一直无法忘记她已经死去的初恋男友骆顾城,她的身体和易纬安生活在一起,但灵魂却幻想着逝去的骆顾城一直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生活,直至故事的最后一刻,她都依然沉醉在自己的美梦中没有醒来。
 
二、本书卖点
        本书形式和饶雪漫的《十年》相似,放在一起可以是一篇20W字的长篇小说,拆开可以是5W字的中篇集,每个故事都不只是单纯的讲述男女主角恋爱的纯言情小说,它们都有它要表达的主题。
故事一的暧昧,宁愿一直保持着这样一种两头不到岸的关系维持彼此间的情分比恋人关系更加历久不衰。故事二的包容,真正爱一个人是否可以有完全无底线的包容,包括对方和自己在一起的初衷不是因为爱。故事三的疯狂,爱一个人可以疯狂到何等模样,达到何种程度,矛盾到有时候伤害也是爱一个人的另一种表现。故事四的执着,爱一个人可以有多冥顽执着,多执迷不悟。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她对一个人的思念深刻到连时间亦无法冲淡,她思念的人是一个已经逝不可再的人,注定只能在梦中相见的人。
可温馨浪漫、可疯狂执着,而最终镂心刻骨,四个故事在先后排序时经过深思熟虑,由最开头故事的轻松温馨,到最后一个故事的沉重深刻,在阅读时给读者愈渐揪心,愈渐精彩,愈渐深刻,最后无法释怀这样跌宕起伏的阅读效果。可以想象看完整本书的读者合上书后,感觉不枉花费十来块买了这样一本言情小说的满意笑容。

三、分故事梗概

故事一 春之章:想你,很吃力
主题:暧昧
        曹林青是陈雨默的男闺蜜,在他们从认识以来,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陈雨默从再次遇到曹林青那天起,她就告诉他,一年了,她已经默默留意他一年,那个虽曾有过百面之缘,却从未有过交集的人。陈雨默向曹林青明摆自己对他的心意,曹林青却迟迟未有表态,并只是一直和她周旋在这种模糊不清的暧昧之中,陈雨默永远不会明白曹林青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不想失去她,直至后来,陈雨默在A国的妈妈病种,她不得不离开,在分别的那一刻,曹林青才说出那三个字来保留住彼此的情分,会不会为时已晚了。最后他们还是含泪分别了,在两年后重逢。

故事二 秋之章:想染指
主题:包容
        在那个醉酒的夜晚,候若瞳和宋堇晰第一次会面,她无赖般扯着他,要宋堇晰和她说句生日快乐,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酒店的单人房里,庆幸的是衣服依然完好无缺,但不管再如何努力都无法记起他的长相。一年后她当上了知名模特,在杂志社的摄影棚里,候若瞳和这位大叔摄影师再次重逢,那天宋堇晰带着他到酒吧案件重演,不久后才记起,宋堇晰把她送到酒店的那天晚上,并非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在宋堇晰和她的女友分手后不久,候若瞳有意无意间的染指,才知道宋堇晰的心意,他说,从第一次遇到她以后,就再也忘不了她。候若瞳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是否真正喜欢他之前,就不假思索答应了他。不是因为她爱他,而是因为她的爱慕虚荣。在宋堇晰知道这一事实后,他选择佯装不知,只是因为他太爱她,只要她能留在他的身边,爱与不爱也变其次。在最后,当候若瞳不知不觉间也爱上了宋堇晰时,却因为她的内疚,所以她选择落荒而逃。。在宋堇晰死缠烂打的追缉下,候若瞳最后还是敞开心扉接受了他。

故事三 夏之章:爱情狂人
主题:疯狂
        有的人天生就是爱情狂,而有的人却只有在遇见能令他爱到近乎疯狂的人后,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爱情狂人。在谢缡安和景汨在一起后,她的爱情狂本性毕露,景汨只是仅仅一次拒绝了她的约会,谢缡安便开始偷偷的在他手机里装上了GPS要偷偷摸摸的跟踪他。景汨知道后非常生气,并丢下她一走了之,待景汨回来之日,谢缡安发现自己已经几乎要忘记他的存在,之后谢缡安试图和景汨分手未遂,因为就在谢缡安和景汨提出分手的那一刻,触动了景汨那条名为“爱情狂”的疯狂神经,景汨发狂起来,甚至比谢缡安更惊世骇俗上好几十倍。跟踪、埋伏、威胁、装摄像头监视、偷偷潜入她家埋伏,所有疯狂的事情,对谢缡安无一不作。其他人永远无法想象,他们爱一个人的方式,可以疯狂到何等模样,达到何种极限。当谢缡安知道了自己怀上了景汨的孩子,她对他恨之入骨,就算以死相逼也要把孩子打掉。在一次和老朋友聊天时谢缡安才幡然顿悟,明白景汨所作出的那些过分的事情只是因为他爱她。

故事四 冬之章:幻想狂徒
主题:执着
        在一场车祸中失去左手的林映桐,跟随母亲和弟弟一起移民A过后装上了假肢,并在一家社区中心认识了愿意用生命去爱她的男人易纬安,本以为易纬安会是那个从黑暗的绝望中把她带出来的人,但母亲似乎一直不太满意这个未来女婿,永远只会偏爱着弟弟,感觉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女儿,当年造成车祸,间接使林映桐失去左手的是她的弟弟林应榎\。可母亲却一直心安理得地庆幸着断臂的是林映桐而非林应榎\,林映桐听到后是心如刀绞的悲痛。在后来,她打开了陈年已久,以前在C国使用的邮箱,得知了她的初恋男友骆顾城,因为乘坐到来A国的飞机遇到空难,不幸身亡的死讯,而骆顾城前往A国恰恰是为了林映桐。林映桐无法承受这一事实,选择了逃避,积聚在心里多年的痛苦溢如泉涌,她患上了幻想症,幻想易纬安的出轨,幻想骆顾城还存在。她的身体和易纬安生活在一起,但灵魂却幻想着逝去的骆顾城一直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生活,直至故事的最后一刻,她都依然沉醉在自己的美梦中没有醒来。
(这里骆顾城的死讯和林映桐的幻想,故事最后揭晓,确保给读者意想不到的效果。)

四、样章
第三章:邂逅
 
陈雨默走到阳台,望着窗外的景色,雨,滴嗒滴嗒地掉在地上,像是在弹奏一首悦耳动听的小曲,拨动着她的心弦。她手伸出窗外,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手上,细细如丝,引起她的思绪万千,勾起了当年那段如梦似幻的邂逅记忆。
 
———-回忆分割线———-

    那天,乌云盖顶,下着微微细雨,因为是最后一天的学校报道注册日,所以陈雨默不得不独自一人撑着伞,踏着浅浅的雨水路,伴随着雨滴掉落雨伞滴嗒滴嗒的声音走去学校。那是被雨水和枫叶染指的秋天,一年青涩的前尘过往,一年挥霍的锦瑟韶华。苍白如纸的相遇,秋风微澜,吹皱了那张还未曾写出他们故事的白纸。残暮疏影,寂若安年。

    就在那棵飘落尽火红色枫叶的枫树下,陈雨默看见了他。看见了他高大的身影,那张俊俏的脸庞,高挺的鼻子,还有那摄人心魂的双眸,那都是她最熟悉不过的了。雨水透过枫树的空隙打湿了他乌黑的头发和干净的白衬衫,在他的脸庞蔓延滑落,看上去,他像在流泪。
雨侵坏瓮新苔绿,秋入横林数叶红。 那一幕情景,美得像首诗,像幅画,像还未来得及诉说就被埋葬的前尘过往。

    “曹林青”陈雨默一遍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她自己一直铭记于心,难以忘怀,却又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过的名字。她以为在毕业那天连再见都不会去说,再也不会遇见的人,这一刻,他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不由自主的向他走近,一步,两步,三步…在温润的雨里,她看清了他的容颜。
 
走到他面前时,陈雨默把手伸至最长,举起了撑着伞的右手,那一刻,她和他在同一把雨伞下,他们第一次靠得那样近。近得可以清晰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感受到他鼻子里呼出的,温润的气息。不知曹林青是否知晓,那时候,陈雨默的心紧张得砰砰直跳。

    “你是要去J大学报道吗?”陈雨默用最轻的声音问他。他的嘴角微微上翘,是一个淡雅如雪的笑容。

    “是。”曹林青也轻声的回应了她。

    “那一起走吧。”陈雨默把伞递给了他,曹林青也小心翼翼的接过伞。随后他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虽然心脏紧张得快要从喉咙跳出来,但却没有把那种兴奋的心情写在脸上,陈雨默的脸部表情和语气依旧是平平淡淡的,也没有更多的话语。

    一路上他们没有说话,或许曹林青未曾记起过她,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她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并曾经和自己无数次擦肩而过。

   “你是什么系的?”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曹林青终于开口和她说话了。

   “艺术系。”陈雨默知道曹林青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完全不是因为他对她萌生了兴趣,而是学校是分系报到的,不同系在不同的教学楼。如果两个系的教学楼隔的远,他们在某个校道上的分岔路口就必须分离。

    “计算机系的教学楼是那栋” 走到那个分岔路口时,陈雨默突然开口对曹林青说。随后她像个小孩子似的指了指右手边的那栋建筑物,曹林青愣了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没等他说话陈雨默又接着说。

    “计应班在四楼。”停顿了几秒钟陈雨默才鼓起勇气说出最后一句话。

    “再见,曹林青同学。”说完她迅速的转身扬长而去,逃离了那把伞,还有曹林青。不容得他说出任何一句不认识她或记不起她的话。想必曹林青很是疑惑不解,为什么她会似神般未卜先知关于自己的事。
 
当陈雨默注册完正向校门口走去。

    “等等”忽然有个人迅速的追了上来,挡住了陈雨默的去向,来人的面容氤氲在微微细雨中显得暧昧不清,陈雨默缓缓抬头,渐次清晰看见对方面部轮廓,她的心跟着咯噔一下,是曹林青。
 
“还你雨伞。”曹林青把雨伞递到她跟前。
 
“这是你的雨伞,现在还给你。”陈雨默抬头看了看他温柔的眼神说。
 
“你认识我吗?”他问。
 
“我不认识你,但我见过你上百次了。”陈雨默凝眸细视着眼前这个人,用最平复自然的语气跟他说,曹林青听她这么说,是一脸疑惑万分。
 
“我们读的是同一所高中。”陈雨默看着他,停顿了几秒后又继续说。
 
“两年前,有一次在学校,我的U盘不见了,第二天广播站读出一起U盘的失物招领,我就去了,我问那个DJ是谁帮我捡到的,他说是他的朋友,叫曹林青,3班的,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注意你了。”
 
“那,那雨伞呢?”曹林青并没出奇她们是高中同学的巧合,而是问了一个陈雨默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的问题。
 
“大概一年前我淋着雨在街上晃荡,累了走到一个公交车站坐了下来,不久后你就出现了,递给我一把雨伞,那时夜晚黑漆漆的,我都还没来得及看清你的样子,你就淋着雨跑走了。”
 
“我……”他轻轻的挪动了下嘴唇,只吐出了一个字,轻声细语得好像没有说任何话。
 
“那刚才你怎么会知道我……”
 
“高三考试前,我到老师办公室偷看了你的志愿表,后来我填的志愿和你的,几乎一模一样。”跟他交代这一切的过程,陈雨默的语气依旧是异常淡然,还有就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曹林青张了张嘴巴,但迅速又抿合了,仿佛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出了那句陈雨默最不想听到的话。原来,陈年过往,她都不曾在他的记忆里出现过。
陈雨默低下了头,人在不开心的时候总是会低垂着眼帘,因为,不开心的记忆在脑袋下层,她不想让曹林青看到自己失望到想哭的样子。陈雨默努力地抬头,用最最平复自然的眼神看着他,湿润润的的眼睛却没有流出眼泪。
 
“高三那年,每天在饭堂和你不期而遇似乎成了必然事件,不论早餐,中餐,还是晚餐时间,转手抬头,只要仔细寻找,总能在人海中看到你的身影,因为你个子真的很高,平均每天都可以见到你三次,只要看准同一时间,守候在同一地点,就必然能等到你的出现。”
 
“那时候我总是想,早晚有一天,我会认识你的。”曹林青除了满含深情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以外,陈雨默还能看到,他的眼底里闪烁过一丝泪光,大概曹林青是被她说的话感动了,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她,但一时间却无法表达出来,更多的只是沉默寡言,那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
 
“我该走了。”她说。
 
“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正当陈雨默转身之时,他问。
 
她笑了,首次在他面前展现出的,浅浅的笑容。
 
“陈雨默”她回答。
 
那一瞬间,感觉雨停了,身边的喧嚣声停止了,校道上匆忙的人群和车流消失了。仿佛这个世界就只有陈雨默和曹林青两个人,她终于寻找到生命中那个与她契合的灵魂,感觉他们从未分开过。
 
真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驻在这一刻,曹林青把陈雨默牢牢的记在了他的心里。
 
曹林青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这个渐行渐远的女孩。
 
两年前,有一次在学校,我的U盘不见了,第二天广播站读出一起U盘的失物招领,我就去了,我问那个DJ是谁帮我捡到的,他说是他的朋友,叫曹林青,3班的,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注意你了。大概一年前我淋着雨在街上晃荡,累了走到一个公交车站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不久后你就出现了,递给我一把雨伞,那时夜晚,黑漆漆的,我都还没来得及看清你的容颜,你就淋着雨跑走了。高三快考试的时候,我到老师办公室偷看了你的志愿表,后来我填的志愿和你的,几乎一模一样。高三那年,每天在饭堂和你不期而遇似乎成了必然事件,不论早餐,中餐,还是晚餐时间,转手抬头,只要仔细眺望,总能在人海中看到你的身影,因为你个子真的很高,平均每天都可以见到你三次,只要看准同一时间,守候在同一地点,就必然能等到你的出现。那时候我总是想,早晚有一天我会认识你的。
那个女孩的声音、话语,像回音般在曹林青的耳边回荡,周而复始。而那些异常黑白无声,却又跌宕起伏的关于她得记忆,此时像走马灯剧场般在他的脑海里一一倒映。翻江倒海,天旋地转。
曹林青终于记起了关于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而那一刻陈雨默却不知道。
 
———-回忆分割线———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2515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5年9月30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15年10月7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