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原创图书屡获大奖的秘诀是什么?

编者按:“原动力”中国原创动漫出版扶持计划、“原创图画书2020年度排行榜”Top10、2020年度爱阅童书100第七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这是这本原创图画书出版一年来获得的各种奖项。如果说作者、绘者和编辑在创作、出版的过程中做对了什么,那就是以一个好故事的面貌去呈现它。

作家史雷最为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当属《将军胡同》,这部儿童文学作品出版以来,屡获大奖,2015年中国好书的光环,更使得《将军胡同》成为广大教师自发推荐、广大家长自主购买的畅销作品。史雷的作品能够将家国情怀与童年趣味结合,在当代儿童文学创作中是独树一帜的。

综观史雷的儿童文学创作,我们会发现,他每一部作品都根植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广袤的土地上,特别注重对地域特色、风土人情的书写和对童年趣味、成长主题的表达。图画书《小熊,快跑》亦是如此。这个故事改编自史雷的短篇作品《赶场记》,最初发表于《儿童文学》杂志,讲述了清明时节小男孩和妈妈去赶集,偶遇一只小熊,并最终目送小熊回归山林的故事。

初遇文字:好的故事是一切的基础

1.png

作者:史雷/文 马鹏浩/图

出版社:明天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9月 

原作里对“赶场”着墨较多,安放了地域风土人情的背景,同时,围绕小熊的“来”和“去”也有丰富的情节。编辑在拿到文稿时,首先被故事铺陈的南方生活背景所打动,但整个故事读下来,要捕捉童年趣味,主干应放在小熊的“捉”与“放”上。在与史雷充分讨论后,编辑提炼了故事的主干,聚焦两个孩子和一只小熊,情节集中、节奏紧凑,虽然简简单单,亦有颇多思量。删减后的故事,更突显了作家驾驭文字的高超能力,小主人公的活泼、大男孩的沉稳,仅通过寥寥数语便鲜明地刻画出来,尤其两个孩子在小熊跑掉后的对话,虽言简,却意味深长,令人深思。

2.png
3.png

这个故事的创作,与史雷的童年经历相关。史雷童年在四川西部山区生活,接触过很多野生动物,也收养过很多小动物,天然地与动物有一种亲近感。但童年时,他也目睹了人类对动物的戕害及对动物生活环境的破坏。童年时期的生活始终影响着作者,促使他在创作中关注动物和生态环境,希望能够通过作品让小读者学会尊重不同物种,保护生态环境、保护资源。

作者在创作谈中提到:“书中那个想要抓住逃跑的小熊崽儿的小男孩就是曾经的我,而那个故意放跑小熊崽儿的大男孩则是长大后的我。我让这两个不同年龄的‘我’在书中相遇,让长大后的我去说服小时候的我,并为小时候的我做出榜样。我想这就是成长,这就是成熟,这就是爱。”

“原创图画书2020年度排行榜”的评审专家这样评价:“当那句由衷的‘小熊,快跑’在心中回荡时,我们见证的不仅是成长与成全,更是对自然和生命的尊重与致敬。”所以,小熊的故事,不只是小熊的故事,它还是一个成长的故事,是一次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索,从文学创作层面看,称得上是小故事、大气象。

邂逅图画:图画书语言强调以图说话

在对文稿进行了初步修改后,史雷向编辑表达了想要邀请马鹏浩为故事绘制插图的意愿。彼时,由马鹏浩绘制插图的《桃花鱼婆婆》刚出版不久。史雷认为,从马鹏浩的插画里能够感受到他有丰富的南方生活经验,对南方自然景观十分了解,同时,他笔下的人物动态传神精妙,可以更好地刻画两个性格迥异的小主人公形象。

画家马鹏浩在接到稿约时,欣然同意。虽然那时他手上同时有几个项目在进行,其中既有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也有为其他图书的配图,可以说时间排得满满当当。但小熊的故事,简单、直接,直抵人心。正如画家在创作谈中提到的,这个故事让他想到了和母亲相处的时光。故事开始,男孩和妈妈去赶场,瞬间唤醒了画家小时候和妈妈一起去集市的记忆。因为这一份情感寄托,画家在故事的最后,为小熊回归山林补充了更为温暖的结尾,也从图画语言上,丰富了故事的层次。

4.png

但这都是后话了,实际上,画家答应稿约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投入《小熊,快跑》的创作。两位编辑几次登门拜访,聊得居然都是画家正在创作中的其他书稿。不过,也正是这些跑题了的聊天,坚定了编辑们一定要等到画家画稿的决心。

画家没有辜负作家和编辑的信任。小主人公对世界的好奇心、大男孩的少年老成,都能通过画家简单几笔的勾勒表现得活灵活现;而小熊被捕捉后的恐惧、胆怯,逃走时的慌张、迫切,和妈妈重逢时的欣喜,画家也从动态、颜色及环境方面进行了不同的铺设。画家以细腻的淡彩、写实的笔触和略带夸张的人物造型,既呈现了四川春季一个阴雨天气的自然风光,更很好地烘托了故事所要表达的情感和主题。5.png

特别是画家为小熊回归山林设计的结尾,呼应故事开篇男孩和妈妈一起走出家门去赶场,以图说话,道出了爱的主题。整个故事又以线性叙事展开儿童的成长之旅,文图合奏、浑然天成,成就了一个好的图画书作品。

6.png
搜狗截图20211101131036.png

反复打磨:图画书离不开打磨二字

编创过程中,有些想法在创作最初还是模糊的,是通过一次次的讨论、打磨才逐渐清晰起来。最初的文稿里,我们还保留了两个孩子关于把小熊送去林业站和动物园的讨论,保留了两个大人因为小熊被弄丢后的不满。这些情节在后期全部去掉了。我们想尽可能去掉枝节,聚焦男孩和熊,聚焦儿童的成长和选择。其实,从现实生活来看,无意中闯入人类社会的小熊,当然应该先送去林业站进行健康检查,然后再决定是放归山林还是交由动物园养育。但对孩子来说,小熊一定是回到妈妈身边才是最好的,才能带给孩子心灵的抚慰。

在最初的草图中,小男孩跟着大男孩走远后,妈妈没有再出现。我们反复推敲,虽然要抓主干去枝节,但没有哪个妈妈会将注视的目光离开孩子,这才是现实逻辑。在最终的成稿里,妈妈始终跟在两个孩子身后,没有再出现过近景,但画面中那模糊的身影,分明能令读者感受到妈妈的“守护”和“放手”,对成长的那份呵护。当两个孩子一起望着小熊远去时,尽管妈妈没有再出现在画面里,但读者同样能感受到妈妈关切的目光和陪伴左右的身影。这也正是画家特别想在这个故事里表达的,把童年里母亲给的光,放在作品里。

搜狗截图20211101131125.png
9.png

小熊的故事来自《赶场记》,在编创过程中,我们一开始并未考虑更换标题,毕竟,故事最初吸引我们的便是“赶场”这一富于生活气息的关键词,我们希望在讲好一个成长故事的同时,也能让孩子了解地域文化,但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回归童年趣味,以简单讲述不简单的故事。《小熊,快跑》做到了这一点,它以一个好故事的面貌,让人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成长与成全、爱与守护、生态与家园……这样多层次的主题,一本图画书,却是大道至简,于微言中道出人生的要义。

《小熊,快跑》在出版之前,便入选了“原动力”中国原创动漫出版扶持计划,编辑在成书前将书稿发给了多位图画书领域里的专家求教,得到了各位老师的喜爱和推荐。2020年,童书市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宣传推广活动无法正常开展。

《小熊,快跑》出版后,出版社将宣传推广工作集中在线上,在社群公号、直播平台等发声,慢慢地,《小熊,快跑》在业界有了口碑。编辑常说,好书自己会发光,《小熊,快跑》出版后,陆续获得了一些业内奖项,入选“原创图画书2020年度排行榜”TOP10、2020年度爱阅童书100等,并在今年9月,荣获第七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

《小熊,快跑》之所以能够获得大家的肯定,当然离不开编创团队的努力,但其实,从最早的《赶场记》到最终的《小熊,快跑》,文图作者将各自的童年经历放置在这本图画书里,投入最多的是真情实感。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只小熊不仅跑进了森林,一定会跑进更多孩子的童年。

(本文作者系明天出版社编辑)

(本文编辑:王怡甜)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3042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