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英雄布占泰》寻求出版

历史的车轮辗过无数的风尘,滚滚向前,时光进入了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王朝——明朝。明初的几十年,明军不断扫荡北元残余。蒙古人势力式微,自金朝灭亡后分裂三百多年、生活在关东大地女真开始走上了统一之路。无数女真英雄登上历史舞台,演绎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精彩纷呈的历史大戏。布占泰就是这些英雄中的重要一员,他出身在女真乌拉纳喇氏贵族之家,他的先祖在东北建立扈伦国,成为海西女真集团的盟主。他的祖父在今吉林市郊建立乌拉国。他十七八岁便跟随国主哥哥征战,因英雄善战,二十几岁便统领军队,在一次率军与努尔哈赤的建州军战斗时意外被俘。后努尔哈赤释放了他,并帮助他回到乌拉国继任乌拉贝勒(国主)。从此,他在风云激荡的女真人兼并战争中,远交近攻,带领乌拉军纵横松花江、图门江两岸及长白山地区,扩展乌拉势力范围,发展乌拉经济和军事,使乌拉实力大增,成为可以和建州相抗衡的“大国”。他在乌拉当政二十年,采取灵活多变的策略,或和亲联盟或刀枪相见,坚韧不拔地与努尔哈赤进行斗争,直至最后国破身死,成为女真人世界历史上著名的失败英雄。本书讲述的便是这位女真英雄的故事。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春正月,东北大地正是严寒时节,乌拉河已经封冻,大军不用乘船即可从冰上过江。这也是努尔哈赤选择正月出兵的主要原因。当时的东北大地,河流纵横,特别是乌拉江(松花江),江水湍急,水深浪高,没有渡船根本过不去。

努尔哈赤这次调动了所有的部队,率诸贝勒、台吉、大臣数百员,以及上千的偏俾将士随征,可以说是倾巢而出。正月十七日,大军进入乌拉境,先围攻逊札泰城。逊札泰即今九站之大砬子山城,雄峙松花江右岸,地势险要。此城距乌拉都城仅五十里左右,尽管守军顽强抵抗,但还是抵挡不住建州铁骑的攻击。逊札泰山城被攻陷,努尔哈赤又分兵两路,于同日攻陷鄂漠、郭多二山城。鄂漠即今天的龙潭山城,因山上有水泊,鄂漠即水泊之意;郭多城在龙潭山偏西南之东团山上,依山傍水,又名“伊兰茂山城”。这三座城堡是乌拉为了屏蔽都城,建在南部设立的重要军事城堡,可惜三座坚固的卫城一日全失,都城门户洞开。

布占泰没有在乌拉城固守,率三万乌拉精兵,在富尔哈城(今乌拉街满族镇南十二里的“大城子”)集结,摆弄战场,欲与努尔哈赤决战。

富尔哈城因旁边有河名富尔哈河(松花江支流)而得名。这座山城曾是弗郎卫治所,后为乌拉所占。城主是乌拉纳喇氏·佛索诺贝勒,到他这里,已经传了几代了。佛索诺贝勒有二子,长子阿海,次子阿尔苏胡。这二子是纨绔子弟,多年来只知享受玩乐,见建州军势力强盛,又想到乌拉几年之间连连失利,从乌碣岩到伊罕山,上年又五城被毁,恐难持久,便欲献城投降,老贝勒佛索诺不许,坚决要守护祖宗留下的这座城堡,严令他们守城。但这两个小子却到处散步谣言,动摇军心,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

布占泰没有进富尔哈城,而是率三万大军越过城池,扎营于城南开扩地带。建州军赶到了,两军对峙扎营。

努尔哈赤见布占泰实力还是不小,又想招抚他,但其诸子与帐下诸将皆不同意,要求出战。诸将的激请,使努尔哈赤下了决战的命令,你们都要决战?好,那就打吧。“既要进攻,命取甲来。”他布置好战阵后和作战方针,布占泰已经意识到了这是生死关头、事关存亡的一次决战,他拒绝了拉布泰、吴巴海和堂弟喀尔喀玛等人的谏阻,别人他不放心,只有亲自出马,与敌决战,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布占泰军见贝勒亲自出战,土气高昂;建州军连下三城,威风凛凛。两军都准备好了,闲言少叙,也不用下战书什么的,那就直接开打吧。

战斗异常激烈。“两军距百步”,乌拉兵以弓矢猛射建州军马。建州军勇猛冲锋,双方“矢交如雨,呼声震天”。骑马目标太大,箭雨中,努尔哈赤弃坐骑,躬身入阵,与部将一起与乌拉展开搏杀。两军将士无不死战,不分高下,互有伤亡。“乌喇贝勒布占泰兵甚锐,太祖传矢命诸将退。”

这样打下去不行,伤亡太大。在两军相持不分胜负的情况下,努尔哈赤的决心有些动摇,准备使人劝降,在已经拿下了三城,砍了大树的几个重要支撑后,同布占泰讲和,择机再战。

努尔哈赤高估了敌方实力,低估了己方力量了吗?不是,战场上,战与不战,受很多因素的影响,作为主帅,考虑得周全一些,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在两军相峙,攻而不欲,退而不忍,徘徊犹豫之际,其诸子与帐下诸将皆不同意。贝勒代善、阿敏,诸将费英东、何和里、扈尔汉、额亦都、安费扬古皆请战,说:“我利速战,但虑彼不出耳。今既出,平原广野,可一鼓擒也!舍此不战,厉兵秣马,何为乎来?且使布占泰娶叶赫女,辱莫甚焉!虽后讨之,何益?”(《清史稿》)

众将众贝勒不同意讲和,坚持主战。分析了两军的形势后,重点提出了布占泰要娶叶赫女的问题,这件事捅在努尔哈赤兵的疼处。此激将法还真有用,努尔哈赤有些恼怒,对诸将说:我不是不想出战,你们想想,我从小就在军旅中长大,每逢遇到劲敌,我都单枪匹马去闯敌阵,何况今天还有你们助阵呢!我是考虑,我们这场战斗会很激烈,难免会伤到你们,这是我非常痛惜的。

所以,能招抚他最好,不用大战,我是在想一个万全之策。诸将纷纷表态,我们不惧死,请汗王下命令吧。努尔哈赤也是用了激将法,他见诸将士气高昂,于是命令全军披好铠甲,准备战斗。努尔哈赤又用上了阴招,建州军分两路,一路与布占泰相持,另一路绕道袭击乌拉城。他命令袭击乌拉城的部队,“胜即夺门,毋使复入。”郊原野战,速决取胜,他告诉诸将,首先要夺取城门,不让布占泰再进去。

《清太祖高皇帝圣训》有记载,上谕曰:“我仰荷天眷,自幼用兵以来,虽遇劲敌,无不单骑突阵,斩将搴旗。今日之役,我何难率尔等身先搏战,但恐贝勒诸大臣或致一二被伤,实深惜之。故欲计出万全,非有所惧而故缓也。尔众志既孚,即可决战。”因命取铠胄被之。复谕将士曰:“倘蒙天眷佑,破敌众,即乘势夺斗,克其城,毋使复人。”

为防止两面受敌,努尔哈赤派奸细混进富尔哈城,在城内散布建州军强大,攻城必破的谣言,使得城内守将阿海、阿尔苏胡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招起了大作用。富尔哈城守军不敢出来,建州军不担心后背受敌,于是全力进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图书交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30677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7日 下午2:55
下一篇 2022年3月7日 下午2:5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