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云南野象北上为创作背景,这本书为何非读不可?

2022年4月8日,由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指导,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海峡出版发行集团主办,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闽少社”)承办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湘女长篇儿童小说新作《勐宝小象》线上研讨会举办。会议以“山水童心:儿童文学里的生态文明”为主题,探讨新时代下生态儿童文学创作的价值与意义。

微信截图_20220414163450.png

《勐宝小象》由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湘女创作,作品以2021年云南大象北上南归事件为题材,以西双版纳人象共生、人象两安的发展为主线,讲述了一个云南人民救助与守护大象的传奇故事。作为一部富有童趣的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作品不仅讲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更关乎于美丽中国与生态文明建设。

微信截图_20220414163500.png

湘女/著,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2022年2月

会上,闽少社社长陈远表示,作为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闽少社始终致力于打造原创儿童文学精品,以儿童文学之美点亮少年儿童的审美之灯,照亮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勐宝小象》是该社2022年努力的最新成果之一,也是其响应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号召,反映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最新成果的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

据陈远介绍,2021年的云南象群北上南归事件,引发了全国乃至全球对中国生态文明成果的瞩目,为孩子们讲好这一个赋有生态气息的故事,让中国的绿水青山走进少年儿童读者视野,是出版社始终不敢松懈的责任和使命。闽少社密切关注该事件,并思考如何将这个故事呈现给孩子们,并在此期间得到了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的支持和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陈飞的具体指导,获得了大量宝贵的一线照片、音视频素材。先于2021年末出版了首部以小象视角创作的科普作品《小象日记》,后又携手作家湘女创作了一个讲述野生亚洲象的故事,一个充满童真、童趣的,真正反映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故事——《勐宝小象》。

与会专家充分肯定《勐宝小象》作为一部典型的儿童文学童真性与文学性并存,整部作品呈现出了自然之美、人性之美和艺术之美。值得称道的是,作者湘女驾驭浅语写作的能力使得这部作品通俗流畅又有美感,细腻又不啰嗦,浅显又不直白,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此外,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一级巡视员、福建省新闻出版局局长肖贵新,海峡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林彬,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政治部副主任李星河,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出版管理处处长袁俊华,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出版工作部主任邓诗霞参加会议。会议由闽少社副社长杨佃青主持。

以下是参会嘉宾发言精选(按发言先后顺序):

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原主任 高洪波:《勐宝小象》是云南女作家湘女创作的一部色彩缤纷、人象共生互助的传奇故事。云南象群北上曾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这是这本书的基本出发点,由于作者湘女娴熟的写作技巧和对动物、植物的丰富知识,使作品具有了一种小说之外的奇幻的童话般的阅读感受。

小主人公小蛮和傣族乡亲们与书中唯一转变了的反面人物岩蚌的斗智斗勇,加上猎犬黄毛和小矮马黑豆的加盟,更增添了这本小说的可读性。这本书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尤其是老象和头象塑造得比较真实、可信,在动物保护与环境保护方面作者下了极大功夫,带给读者深层次思考。同时,她将现代高科技的手段移植于小说中,使这部作品的时代感更加浓烈。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原书记、儿童文学委员会原主任 束沛德:湘女长期生活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她对神奇、美丽、丰富的云南自然风光、民俗民情、人文历史都有深切的了解,对描绘自然、歌颂自然、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怀有浓厚热情。正因如此,她才能从云南西双版纳野象的北上南归敏锐地汲取灵感,用明快的调子、清新的语言,谱写了人和自然和谐共生的新篇章,奏响了一曲生态文明的赞歌。这本小说可以说是当前生态文学、大自然文学的一个新开拓、新收获。

《勐宝小象》的魅力来自生动的有吸引力的故事和动物、人物形象,把野生大象事件和西双版纳人民的多彩生活交织在一起,使得这本书极具文学艺术魅力。西双版纳象群守象人和贪婪狡猾的神秘人岩蚌之间的矛盾、冲突、斗争贯穿全书,随着象群在勐巴拉大森林奔走出没,情节起伏跌宕,让人情不自禁地思索“西双版纳象群为什么要离开它们的栖息地”。故事既可信、合情合理,又富有传奇色彩,从而使读者从中领悟到善良、正义、友爱、和谐、团结合作、面对困难、勇往直前、爱憎分明。 

著名出版人、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  海飞:看完《勐宝小象》后,我认为,从儿童文学角度而言,这部小说强有力地说明儿童文学对于讲好中国故事具有特殊意义。写好生态儿童文学,做好少儿主题出版,是新时代的呼唤,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文学的力量是真善美的力量,《勐宝小象》正拥有这种自然的、强大的文学力量。

《勐宝小象》体现了湘女作为儿童文学作家特有的视野,作品不经意充满感性的笔触,描绘出西双版纳引人入胜的自然风光,呈现出亲切、真切的乡土之情,更是充满理性地、全方位地展现了野生动物热点事件中所反映出的当下生态文明建设的最新成果。同时,这部作品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透露出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追寻儿童文学的天真、自然,童话般的文学叙事,童话般的文学语言,建构出一个万物有灵论的人与动物共生互助的和谐世界,庞杂的新闻报道,精深的资料数据,对生态文明、生态的思考,和对历史丰富深入的考察,被湘女重构成童真童趣的故事,并融入了她的奇思异想。宏阔的厚重的主题,灵动细腻的笔触结构,让生态文明建设的最新成果有了真善美的支撑,这一切使得《勐宝小象》维持了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应有的水平。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曹文轩:针对这部作品,我讲几个话题。一是善待宝贵的地方资源。中国幅员广大,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从文化传统来看,各个地方拥有各自鲜明的特点,尤其是山高水长、距离国家版图中心遥远的边疆地区,更是另一番天地,它们为中国文学提供了独特的写作资源。对于文学来讲,“独特”永远是一个关键词,湘女的写作资源基本上取于云南高原,她对那里的山、江河,那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很在意。这个关于大象的故事蕴含了自然的命题、人的命题、人与自然的命题,这片高原是湘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写作资源,她懂得感恩、善待。如果中国的文学天地里再多几个湘女,也许有更多好看的画面。

二是典型的儿童文学写作。我一直在想一个概念——典型的儿童文学,虽然我们很难界定这个概念,但可以用一些作品诠释它,比如《卖火柴的小女孩》《窗边的小豆豆》《夏洛的网》《稻草人》等。而《勐宝小象》以及湘女以前的作品大多都是“典型的儿童文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儿童文学作家的功夫就是使用浅语的功夫,这种能力既是天生的,也是修来的。湘女的浅语写作告诉我们语言与表达的辩证法——对于一些深刻的道理或一些悲悯之情,并非必须依赖于复杂的表达和深奥的词汇,浅语也能将其圆满呈现。

三是文学要做的是一篇关于人性的文章。人类的人性是共通的,文学的根本作用就是改造和优化人性。显然,湘女的写作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因此,我想她写《勐宝小象》时主要心思大概并不是在自然上,而是在“人”上,她想刻画出云南西双版纳这个特殊地方的几个人物。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儿童文学》原主编  徐德霞:我认为,《勐宝小象》是主题出版、儿童本位和文学艺术之美三方面都拿捏得较好的一部作品,它是一部聚焦于生态文明、美丽中国的主题出版物;也是一部立足当下,关注现实、关注自然、关注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作品;它还具有童心童趣,具有典型儿童文学特色的作品,呈现出了自然之美、人性之美和艺术之美。其中,我感触最深的是作品所呈现出的童心童趣,让我在阅读这部作品时有一种推开窗一股清新之气就扑面而来的感觉。

首先是云南独特的热带雨林气息铺面而来。这部作品是用散文笔法在写小说,尤其是作品前半部分对曼栋寨周围环境和勐巴拉热带雨林生态层次的描写。有对乔木、灌木等树种的详尽描写,有若干层次的绿色,还有森林里的若干种香气。比如她说,只要在地上插一根小棍就能长出一棵菩提树,叶子尖细而长,长着长长的滴水线。这种形色味俱全的细腻描述,一下子就把读者带到现场,特别是为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打开了一个奇异世界。

其次是人与动物、植物和谐共生的世界。小说中主人公小蛮与当代城市孩子过着迥然不同的新奇生活:随着拉勐爷爷进山,与拉勐大爹救助小象,以及和小象生活,孩子和小象一起嬉戏玩耍还一起上学……作品中的童趣似乎都是信手拈来。此外,小象进入人类社会后,也制造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又妙趣横生的故事,比如象在水田里打滚,和人一起摘茶叶,在玉米地里尽情地吃和玩,招来了其他动物把田地糟蹋得一塌糊涂,非常有生活气息和儿童情趣。这是作者从儿童本位出发,以儿童的眼光、情感、心态在写作。

最后,这是一个简单纯粹但又入情入理的故事。从发现小象-救助小象-养小象-送小象回归自然,作者将一个直线条故事呈现得极具文学和艺术之美,让人读起来并不觉得简单突兀,而是通俗晓畅又有美感,细腻又不啰嗦,浅显又不直白。因为她熟悉当地多民族聚集地的生活及习俗,熟悉热带雨林生态,有丰富的深厚积淀,更有多年历练出来的优美文笔。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 李朝全:这本书给我几点感受:第一,是生动形象的人物形象和动物形象。比如怪味烧烤店的老板,他贪心、贪吃、贪财,但又有几个绝招令人印象深刻——特别会吃、会做菜;还从儿童视角去写他会变、会藏两个绝招,每次去森林明明满载而归却把东西藏得严丝合缝。这些生动形象的描写,让这个人物并不脸谱化,甚至在故事后面有了向善的转变——在小象救了他的命后,他开始尊重自然,接受和爱护小象。当然,小蛮、拉勐大爹、勐宝小象等形象都刻画得很传神,令人印象深刻。

第二,这本书的写作是从儿童视角出发,用儿童的语言,并揣摩儿童的心理。语言风趣幽默,读起来让人忍俊不禁,又亲切、真实。第三,这本书的核心故事是救与被救的关系。包括两次人救大象,一次大象救人。第四,作品传达了爱的主题、善意的主题、友谊的主题。无论对岩蚌这个坏人的改造,还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都是在传递爱与善意的主题。第五,丰富的知识性,增加了这本书的可读性和趣味性,尤其是其中关于野象生活习性的描写、成长过程的描述,以及象群喜怒哀乐的揣摩等。

儿童文学作家、云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昆明儿童文学研究会顾问 吴然:湘女是云南儿童文学的出色的代表,她生活阅历丰富,以对儿童小说创作的娴熟把控,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勐宝小象》的创作。全书写实与虚构完美结合,反映出生物多样性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主题。多年前,“美丽、神奇、丰富”被作为云南定位,因此我想是否可以趁热打铁,让这部作品向电影、电视延伸,比如通过动画片让可爱的“勐宝小象”家喻户晓,产生更广泛影响。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教育部家庭教育指导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家庭教育首席专家  孙云晓: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而生态文明正是立德树人的重要部分。如果一个人在童年时代不能和大自然建立亲密关系,在将来也很难建立,结合当下我国的现代化建设,越是现代化,越需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成为命运共同体。从这一点来讲,以《勐宝小象》为代表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应该成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重要的营养来源。

儿童文学评论家、《文艺报》副总编辑 刘颋:第一,《勐宝小象》是生物多样性理念的文学呈现。以勐宝小象家族,小蛮和爷爷拉勐、岩蚌等人类的活动,以及勐巴拉大森林,即从动物到人到自然生态,构成了一个多层次、立体化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物多样性画卷。这种生物多样性画卷的呈现,和作者的写作特点和个人积淀有关,对于森林层次的描写,对于生活在曼栋寨的人们的爱好、语言、行动等特质的呈现,都非常鲜活而打动人。

第二,最值得称道的是,在生态文明理念已逐渐深入人心时,这部作品为读者提供了一种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态观念——建构积极的人与自然关系,这也是当下中国甚至世界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一体两面关系,是儿童文学对这个课题的很好回应。比如,小蛮和岩蚌之间是保护和破坏的关系,勐宝小象和岩蚌则是一种对抗关系,但作品并没有为了对立而对立。岩蚌并不是故意为了和小蛮对抗才搞破坏,而是遵循一直以来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传统,最终岩蚌也在大家的帮助下摸索出了一条保护和发展并存的道路。

第三,在作品的儿童本位、儿童视角、儿童心理方面,主要体现了“趣”,这种“趣”也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作品很好地贯穿了万物有灵的理念,其语言有灵性、天真、单纯、热情、活泼,但很有力量,极符合儿童天性。二是作家具有大爱之心,对笔下的每个形象都充满了感情、充满尊重和善意。因为只有对一切充分理解、尊重和包容之后,才能将这种爱和善意浸润在字里行间。

太原师范学院教授、儿童文学评论家 崔昕平:第一,这部作品的立意构成了作品的格局。云南象群北上事件牵动了全世界的眼光,云南作家湘女敏锐捕捉了这个有价值的命题,并以文学形式体现了这个命题。因此,这部作品“以童心观察世界,以天真亲近自然”为创作理念,用儿童文学形式为勐巴拉大森林的动植物们赋予了和人类对话的可能,从而展现了为保护森林环境、保护亚洲象群、保护生物多样性,人类付出的努力,与他们对于动植物真挚的爱与守护。

第二,这部作品采用了纯粹的儿童文学表达方式,让这个大格局之作有了童真、童趣的欢快气质。大象北迁真实事件本身是一次野生动物的奇异行为,但它恰恰成为一次人和自然共同演绎的美好故事,这种美好贯穿在作家对这个新闻事件文学性的演绎和描述中,也贯穿在作品的儿童文学式艺术表达和情感基调中,借助儿童文学的视野,将野生动物写活,赋予其丰富的情感世界,呈现出细腻真实的阅读质感。

第三,作为一部生态主题类作品,作品中必然会出现一种观念和行为的碰撞,如善与恶、对与错的碰撞。其中,一面是勐巴拉大森林守护者,如拉勐大爹、孙子小蛮以及大卫叔叔等,他们都在竭力护卫自然生态;他们的对立面就是对大森林食材有着贪恋和执念的岩蚌。在处理岩蚌这个反面角色时,作者没有在一开头给岩蚌贴上“坏人”标签,而是先从正反方角度谈他们对大森林的认识,重点描绘了岩蚌对食材的贪婪,对经营烧烤店和制作美味的执念,强调了他“一绿就是菜,一动就是肉”的魔怔般状态。正是这种认知格局产生了矛盾,岩蚌在自我的“小”格局中努力追求自己的美食目标,但将其放在一个生态文明的“大”格局背景下,就触发了作品的故事矛盾不断升级。

儿童文学评论家、阅读推广人、儿童文学博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 王林:我认为,《勐宝小象》有三个特点:文学性强,知识性足,儿童性高。

一是文学性强。与云南大象北迁相关的图画书作品已经出版了,文字类作品创作的人物、线索和情节显然要复杂得多。虽然以热点新闻事件为背景,但转化成文学作品时仍以人物塑造、结构线索为重点展开。有一些人物在儿童文学领域提供了独特性。

二是知识性足。当下不少儿童文学作品讨论价值观居多,知识性不足,通过《勐宝小象》读者可以了解森林和植被的种类繁多,象群的知识,野生动物救助的知识,以及稻谷、玉米等农作物知识等,这些知识或以背景融入,或直接嵌入情节中,能加深孩子的印象。

三是儿童性高。全书延续了湘女老师跟读者直接对话的风格。比如小说开头,她会说“大家好,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他叫小蛮,是一个傣族娃娃”;书中第15页“300头大象,这个数目可不是说着玩的”,有一种面对面给小朋友讲故事的感觉。这种对话式的语言风格,拉近了和小读者的距离,而这种风格也决定了作品必须以浅语创作。

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华读书报》总编辑助理、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陈香:儿童是感性的、缺乏经验的群体,他们的语言方式是描述性的、具体的、感官式的,儿童往往以本能的判断和感受来认知周围的世界和人生,而不是像成人一样以价值判断和经验的累积书写故事和人生,所以儿童的世界是超现实的世界,儿童文学的审美也是超功利的。如何让儿童文学艺术的自由精神与时代脉搏现实语言同构,同时,现实主义的儿童文学创作如何能够从容、心灵优美,勾勒一幅更为开阔宏大的社会生活画面,如何不脱离儿童的接受能力和审美趣味,我想《勐宝小象》就是一部典型采用儿童视角写就的富于童趣的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

同时也看到,湘女老师在作品的整体文学表达和内在运用方面始终不断自我提升和超越。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内心深处永远有一个儿童存在,童年的生命体验、儿童的纯真目光已经完全融入了作家的审美意识中。而这部灵动的充满童趣的,展现了人和自然交融、相濡以沫生活画卷的作品,在相同题材上取得了突破的可能。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综合二处处长  纳杨:在我看来,这部作品主要有四个特点:第一,真实的儿童生活状况。小说描绘了一个原始大森林里孩子和野生动物和谐共处的生活环境,是我们日常并不熟悉的一种特殊生活环境,那里的活泼、灵动和独特,都能在小说中具象化地感受到,令人向往。

第二,先进的自然生态理念。共包含三个方面,一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是可以实现的,只要我们有爱心,有理解、包容和长远的责任心。在小说中我们看到,人类如何善待动物、植物以及自然界中的各种生物,而自然界也会善待人类。二是历史纵深的眼光。作品中写到了人与大象的相处是自古以来形成的传统,在目前看到的自然生态题材作品里,这种眼光要么是缺位的,要么是没有很好地融入作品,但这部小说综合呈现并自然引入了历史纵深的眼光。

第三,悬念迭生的故事情节。虽然这是一个宏大题材,又以野象北迁事件做引子,但并没有局限于这个事件,而是设计了一个带有悬念的故事,能吸引孩子读下去。

第四,开阔的世界视野。我国自然生态的保护与发展的先进水平,在小说里面得到了专业、深入、自然的展现。

《勐宝小象》作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湘女:2021年7月,云南野生象群北迁事件正引起广泛关注。作为一名生活在云南的儿童文学作家,一直以来我的写作基点都是以云南的自然风光,少数民族文化,不同形态的自然生命为主题,更多倾向于人与自然主题,野生象群出走事件除了带给我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困惑、是思考,我也和闽少社编辑多次谈论过儿童文学与自然文学的联系。

如果一部儿童小说完全取决于真实事件的写作,事件主角的所有行为都是大家所熟悉的,对于作家来说,要想出新,要想既符合儿童小说创作规律又不脱离真实世界,确实很有难度。对此,我非常感谢编辑曾亚真,她给我提供了大量资料,和我一起仔细分析选题,帮我理清思路、寻找要点,甚至对人物设定、背景描述、具体词汇都做了细致推敲。

可以说,《勐宝小象》的完成,凝聚着云南、福建两地作家和编辑,以及深爱这片土地和生命的人们的心血,我们的共同初衷是希望以一部心血之作展现云南的自然之美和民族文化之美,展示这片土地的丰厚情怀和时代风采,文学的优美与生活的真实。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写作让少年儿童对社会环境的认知、对人类情感的理解、对自然生命的认识等都有所提高;希望通过这样的写作唤起人们对环境保护的认识,提升生态文明意识,敬重和敬畏自然,爱护生命,集中更多力量、更好地投入到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中去。

(本文编辑:周贺)

发布者:图书交易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okb2b.com/archives/3107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10:08
下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10:1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